您的位置:首页  »  阴影的命运
阴影的命运

泰国边境,一个不知名的村落。

  “外面在搞什么?!!”前几天被拜森臭骂过一顿,今天又有人来踢场,罗兰特暴怒地咆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看着风头火势不对,房间里的手下只能噤若寒蝉。相比外面枪响不断,房间里面倒是忽然气氛怪异起来。

  怪异的气氛并没能持续很久,惨叫中两名雇佣兵飞进了房间。撞碎两张桌子后也不知滚去了哪里。不过这当口似乎已经没人来得及顾及这些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戏谑的声音带着不屑:“我好像不怎么受欢迎嘛!”

  “春丽!”罗兰特低声咆哮,随手甩出一把匕首。

  “只知道喊我的名字么,罗兰特?你应该干点别的更有出息的事吧?”随手接住匕首,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走进了房间。

  春丽一如既往地穿着习惯中的蓝色旗袍,紧身的上装更加衬托出她本就丰满的双峰。房间里的雇佣兵大多都把视线集中在她的胸部,连罗兰特也禁不住看得吞了一口口水。

  女国际刑警对成为这种注意的焦点早已习为常,“要是你再盯着我的胸部,我一会儿就用靴跟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嘴里说着嘲弄的话,春丽一边却紧紧盯着对方。

  “春丽,你永远不可能打败我们夏度洛组织。投降吧,我或许会对你仁慈一些。或许我不会把你交给拜森,你就在这里做我的奴隶吧。哈哈!”肆无忌惮地狂笑中,罗兰特再投出一柄匕首。

  “让你碰我?我还不如去你们夏度洛的酒吧去做脱衣舞娘。不过今天你运气不错,就让你舔舔我的拳头吧。”春丽的语调冷酷而不带一点感情,一闪身,匕首没入后方一个潜上来的罗兰德手下的胸膛。

  “白痴!”罗兰特朝着那个倒霉鬼吼了一句,不过对方已然倒仆在地上,该是听不到他的话了。

  “不用责怪自己了,加入拜森是你一生能做的最大的蠢事。”

  “你或许能抓住布尔蒂、巴尔洛,和艾丹他们,但你不可能逮到我!”罗兰特指挥手下向前。

  “你忘了索多姆和萨格特。”春丽笑着说。同时跃过了冲上来的守卫,重重地一记飞踢,正击在罗兰特的脸上。后者直飞出去,头重重地撞到墙上。守卫这时才纷纷转过身又冲上来。

  艰难地从地上起来,已陷入半疯狂的罗兰特扔出一把手榴弹。

  “去死吧!”狂吼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下正在春丽身后。

  “无聊。”春丽跳到左边,用手抓住墙,轻盈地跃到了房间的另一边,让身后的雇佣兵们充当了手榴弹下的替死鬼。

  毫发无伤的春丽轻松地落在罗兰特的身前,一记扫堂腿将比自己高大不少的敌人扫倒。罗兰特正打算再跃起来,可这次他显然没有了那么好的运气。春丽的连环腿毫不留情地一记一记准确落到他脸上,直到最后一记将他直接踢飞起来。

  罗兰特的身躯穿过木质的板墙落在外面,他抬起头,映入视野的,是几个喜出望外的国际刑警。

  “婊子养的!”他艰难地呻吟了一句。瘫倒在地上。

  房间里,春丽紧紧握了握拳。她抓住的夏度洛成员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名字。

  一周以后。

  “今天又一个夏度洛成员被送进了监狱。”荧幕上一个红头发、身穿黄色套装的记者坐在新闻桌后面报导,“罗兰特在上周被中国法庭正式确认有罪。接下来他将被送到美国,在那里他将受到更多项指控。尽管美国方面还没有正式将指控归档,但这项工作很快就会进行。这已经是被国际刑警春丽绳之以法的第六个夏度洛的成员了。全球新闻网将在广告休息后为您送上关於这则新闻的更多内容,以及对春丽小姐的独家专访。”

  “呸!”拜森坐在沙发上嘟囔着,面前巨大的屏幕上还在播放着春丽的专访。

  “他妈的,我买下这该死的新闻机构,就是让他们告诉我所有被春丽搞砸了的事情么?还要花几个小时去采访我手下被送进监狱的过程,他们难道就没什么更好的报导题材了么?”

  “不要为了这个女人生气了,让我和茱妮去解决她吧!”茱丽微喘着说。

  “我们会为您杀了她的。”茱妮在一边补充道。

  拜森往身下看去。这对双胞胎,茱妮和茱丽,正一丝不挂地忙着舔着他的肉棒。茱妮的手抚摸着他的肉袋,舌头从头到尾舔着他的大家伙,茱丽在另一边含着他的龟头,手还爱抚着他的肉棒。两个女人的脸上还沾着星星点点就快干了的白色精痕。

  “杀了她?我的确不喜欢她在做的事,但是……”

  “她搞砸了您的安排,难道还不该去死吗?”茱妮说完,又低下头去着迷地亲吻面前的肉棒。

  “我还不如去你们夏度洛的酒吧去做脱衣舞娘……”拜森按下播放钮,春丽嘲弄的声音又从录音机里传出来。

  “您已经跟了她几个月了,如果您不想杀了她,你是想做什么呢?”茱丽问。

  “杀了春丽就太可惜了,那具荡妇的身体可不应该被放在太平间里。”拜森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茱丽的头,女人赶紧继续服侍起主人的肉棒。

  “我有了一个更好的计划给她,那真是个很不错的计划!”拜森开心地笑着。

  一个月以后,香港。

  “那次玩得怎么样?”坎妮??怀特对坐在对面的春丽问道。

  “很顺利的样子,大概两周左右的时间里我抓住了大部分的夏度洛的成员,不过拜森还是躲着我。”女国际刑警一边啜饮着面前的泡沫红茶,一边回答。

  “真是没劲啊,我只抓了维嘉。两周里我只能去抓维嘉,现在做完了,我只能飞回英国报到!!你倒有那么多刺激的!”

  “抓那些夏度洛有什么好刺激的,把拜森彻底搞垮才叫刺激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香港的?”

  “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最近事情进展都很慢。拜森和维嘉在我到之前离开了泰国,只留下了那堆杂碎在那里。你还在西班牙抓了维嘉,我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在办公室待着了。”

  “听起来可没什么意思啊。”

  “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甚至给了我个新手当拍档!他们是想让我教他什么的,见鬼!”

  “哦……帅么?”

  “不怎么样,一个年轻的日本毕业生。”

  “他整天要训练么?”

  “不用。”

  “搞什么啊,他至少是个大活人吧!”坎妮对好友的态度极其不以为然。

  “他是我拍档。”

  “拍档,情人,有什么区别嘛!”

  “你的脑子都装了些什么龌龊的东西。我倒是很奇怪你没在我这里和你的那个‘他’约会。”

  “好吧,随你的便。另外,我可没见过他,不过我给你房间做了个大扫除,就算有过什么你也看不出来吧。”坎妮举起手作投降状,“老实说,办公室的工作的确不适合你。对了,说到工作,我的航班就要起飞了。”

  “好吧,把帐单拿来。”

  “什么帐单?”坎妮狡猾地笑。

  “见鬼!坎妮,我说过这次我付帐的。”

  “下次来英国就让你请客吧,这次算我的了。”坎妮起身付了帐,推开咖啡厅的门,坐进一辆不知什么时候停在门口的轿车。

  “到英国后我会打电话给你。”远去的车里传来坎妮的声音。

  国际刑警组织。

  “你确定春丽要去度假?”一个中国女人问道。

  “在这里面呢。”佐藤把一个公文袋递给她。

  “可春丽从来没去度过假……”

  “长官已经签了字了。另外,她训练了我一个月了,我猜她是想给我一个测试吧。我对长官也是这么解释的。”

  “我可不知道你有没有学会所有该学的,她没把你带去泰国啊。”

  “我知道。我照看她的盆栽,打扫她的公寓,检查警报器,帮她换灯泡……”

  “哇哦,她积下了四年的假,她只打算休息这么几天么?”

  “她说了,只要几周时间。”

  “搞定了,还有什么别的事么?”

  “她还留了一些事,在这里了。”佐藤递给秘书另一个装满资料的文件夹。

  香港,市区。

  春丽步出浴室,客厅里也已经弥漫着一些水气。美丽的中国女人用一条浴巾裹着自己的身体走进卧室,把浴巾随手扔到床上,慢慢地抬起腿,套上一条蓝色丝质的丁字裤。她的双手慢慢滑上自己的乳房,握住高耸的双乳轻轻地用手指画了几圈,嘴唇间不禁轻轻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最后,女国际刑警为自己套上一件蓝色的乳罩,丰满的乳肉使得F罩杯都显得有些紧,罩杯的外围紧紧地贴住乳房,几乎嵌了进去。面对着镜子里的完美身躯,春丽自己也有些陶醉,她用手把乌黑的长发拢起来一甩,黑发如瀑布一样散开。

  “这样差不多了,”春丽回头看看,自己的旗袍,丝袜,和小巧的手枪还放在床上,“一会儿再过来收拾吧。”她嘟囔着离开了房间。

  客厅和卧室中间是间工作室。房间里没有窗,倒有着数不清的书架。天花板上吊着几排荧光灯,中央还有一个测烟器。春丽坐在工作椅上,把脚搁在两个踏板上——那是个简易的健身车。她一边踩着自行车,一边查看着春丽迷们寄来的邮件,偶尔还回上几封。看到其中几封小朋友们寄来的用蜡笔和水彩笔“写”的信时,春丽脸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

  “说不定我该去看看他们。”她对自己说。

  然而春丽对有一些事情一无所知。就在他的公寓上方,一架夏度洛的隐形飞机正在来回盘旋着。拜森,茱丽和茱妮正在机舱里透过屏幕欣赏着春丽的一举一动。

  “很不错的内裤嘛!”看着春丽充满力量的长腿一屈一伸地踩着踏板,茱妮作出恶毒的评价。

  “我更喜欢她洗澡的那段。佐藤装的这些窃听器和监视器还真是地方。”茱丽说。

  “几分钟以后,我们就会下去把她弄上来。你们要记着顺手带点她的衣服和别的私人用品,她可得和我们一起待上一段日子。”拜森笑着说。

  “我都快迫不及待了,我一定要好好玩玩她。”

  “这婊子会很乖的,哈哈。”

  “她一定会的,等她成为她自己最鄙视的东西,成为我们中的一个的时候。”

  拜森大笑着,按下了座位边上的按钮。

  “怎么了?”春丽吃了一惊。房间里的一个灯忽然闪动起来,一个荧光管突然爆开,喷出一团黑烟,还冒着些火花。

  “着火了?!”春丽拿起一叠纸,跳起来想把火扇灭,可当她接近灯管时发现那里并没起火,火花也已经停下了。她忽然觉得一阵眩晕。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春丽迅速跳落地上。

  这时另一个灯管也爆裂开,测烟器也发出一阵怪响,一起向外喷着同样的黑烟。

  春丽迅速退出工作室,走进客厅。可是客厅的测烟器和几个灯管和工作室的情况完全一样。

  “糟糕,一定得赶紧找个窗户才行。”春丽一边咳嗽,一边在地板上匍匐前进,可以尽量离头顶上的黑烟远一些。

  卧室的情况同样糟糕,但尽管有些头晕,春丽依然可以透过卧室的滑门看到外面楼宇的亮光,甚至可以看见自己阳台的扶手。她知道只有出去才能有机会呼吸,於是努力爬到滑门边上,用力一拉,门却丝毫没有反应。

  “该死,只好站起来了!”在下面深深吸了一口,春丽站起来,用两只手终於把阳台门打开。

  “晚上好。”在春丽能跨出房门之前,邪恶的声音在春丽身前响起。

  “拜森!”春丽愤怒地低吼。

  “恩,很不错的奶头啊。”拜森邪笑着。

  春丽往胸前一看,刚才在地毯上匍匐的爬行早把乳罩拉开,两个圆润的乳球就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更让春丽感到难堪的是,经过刚才地毯上的摩擦,两边的乳头早就硬得竖了起来,紫红色的蓓蕾,散发着几分淫靡的光泽。

  “我等不及要在这两个奶子上留下我的牙印了。”拜森大笑中重重一拳打在春丽的小腹上,女国际刑警毫无抵抗之力地重新飞进了房间。

  春丽重重地落在自己的床上。床底下现在也开始冒出浓烟。她尝试挣扎着起来,却不小心大大地吸入了一口烟气,从肺部到喉咙传来火烧般的剧痛,不由得又重重地倒回床上。

  “得赶紧找到该死的枪!”她脑子里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再一次硬撑起来。

  她摸到了自己的旗袍,却没看到那把枪。可怜的春丽并没有太多机会思考,不知什么东西重重的一击把她砸倒在地板上。几只手紧紧地按着她,然后两个耳机一般的东西被塞入她的耳朵里。然后,按着她的手松开来。

  “投降吧,春丽!”她听见拜森的声音从耳朵里传来。春丽扭过身子,看到拜森带着一个面具站在门口。她正想冲过去,又想起了别的什么,伸手想去把耳朵里的耳塞取出来。可是手一触到那两个东西,一股电流击过她的身体。春丽一声惨叫,身体像虾一样弓了起来,不停地痉挛,好一阵子才停下来。更糟的是电击使她不由自主地吸入了一大口毒气,她已经开始觉得双腿发软了。

  “滚开!”春丽叫道。但这对拜森显然不起什么作用。无助的女人被拜森像拎小鸡一样带到墙边。挣扎几下之后,不住地吸入毒气的女人渐渐地开始失去了动作的能力。只能无助地看着拜森把她扳转过来,把她丰满结实的双腿分开。她依稀还能看见茱妮和茱丽正在不停地翻她的箱子,把她的衣物打包带走。

  “你有权保持静止不动。”拜森一边说一边给春丽戴上眼罩,然后随手把她扔上床。

  “你有权保持沉默。”他笑着补充,一边把一块布条塞进春丽口里,紧紧箍住嘴,将露出的一截绕过脸颊在脑后打了个结。然后把春丽的双手扭到身后,用她自己的手铐铐住。拜森邪恶的手滑上春丽的胸部用力地压搾春丽的乳肉。

  “我喜欢这对奶子!”,他又随手拍了几下,就像对待下贱的妓女那样。

  “天啊!”春丽低声呜咽着。她也不能做别的任何事——可怜的她甚至连动一个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这对长腿缠在腰上的时候一定很爽!”拜森抚摸着春丽的大腿说。

  “不过我们可得把这个剃掉。”他一边用手按着春丽的下体一边发表意见,“虽然没太多毛,不过还是剃掉比较好。话说回来,你的屁股可真结实。”他重重地拍打着春丽的臀部。

  春丽被翻了过来变成仰面朝上的姿势。

  “不要,”春丽恐慌地想着,“不要在我自己的床上!”

  “放心吧,小婊子!”拜森的手在春丽紧张得出汗的屁股上摸了一把,“你会求我干你的。现在我们先去你的新家看看。”他脱下披风,把春丽裹在里面。

  然后拜森带着他的猎物走上了飞机,美丽的双胞胎在他身后关上了机舱门。

  赤裸身躯触碰到皮质的披风,使春丽感觉到一阵阴冷。一种堕入无尽黑暗的绝望涌上心头,不过很快她就失去了知觉了。披风的外侧绣着的拜森徽章,正印在春丽的胸口,仿佛预示着这可怜女人的未来。

  春丽渐渐地清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这让她想起自己还戴着眼罩。

  她费了好一阵才想起发生了什么。现在的她双臂被高高吊起,两个手腕被她自己的手铐固定在头顶的一个钩子上。双脚被用铁链拉开固定在地板上。她努力着想挣脱这些东西,可那显然只是白费力气,她的动作除了带动镣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外一无所获。

  “不用挣扎了,我的宝贝。”茱妮走进房间,后面跟着他的双胞胎妹妹。两人的装束几乎一样,直到大腿的黑色长筒皮靴,短得不能再短的皮短裤,黑色的皮质胸罩,双手戴着直到小臂的黑色手套。

  两姐妹走到春丽身边:“这婊子真是天生的尤物。”茱丽感叹. “放开我,我会让你们在法庭上得到宽恕。”春丽大声警告姐妹俩,同时奋力地扭动了几下。

  “贱人,你搞砸了那么多事,现在到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茱妮骂道。她兴奋地转动着手上一根黝黑的电棍,她身边的茱丽手上则拿着一支木质的短桨。

  “你会知道你犯了多大的……啊……啊……”春丽的宣言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一阵电流穿过她的身体,巨大的刺激使她忍不住发出惨叫。

  “这只不过是个警告!这根电棍可以让你上天堂,也能让你去地狱。我觉得地狱的痛苦比较适合你,不过不用很久,你的身体会喜欢上那种感觉。电流会让你的肉穴湿透,你会像母狗一样乞求高潮的,假装清高的婊子。”

  “求求你,停下来!”可怜的中国女人尖叫着不停地扭动,努力地想弓起身体,紧绷的锁链却牢牢地把她拉直。她硕大而雪白的乳房因为身体的剧烈抖动而上下晃动着。

  “感觉怎么样?”茱妮把电棍从春丽身上拿开,微笑着问。

  “狗娘养的!”春丽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

  “那现在呢?”茱妮邪恶地问,同时把电棍戳到春丽右边乳房上,被电击的女人再一次发出痛苦的尖叫。很快地,茱迪又把电棍挪到她的左乳上,就这样一次一次地用电棍袭击春丽的两边乳房。看着失去反抗能力的女国际刑警在刑架上不断地尖叫,痉挛,两姐妹的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在她们手下的春丽就像玩具一样一次又一次绷紧了身体,却无法逃过被玩弄的命运。直到茱妮觉得春丽就要昏死过去,才再一次把电棍从春丽身上拿开。

  “这次感觉如何,春丽?”茱丽的问话没得到回答:“我们是不是该再来一次?”

  “不……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春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她的身体上满是汗水。

  “够了?我发誓你已经喜欢上这个宝贝了。看看你的乳头都硬成什么样了。

  噢……看那,你身体下面流出来的是什么啊!”茱妮毫不留情地嘲笑着。

  她把电棍挪到春丽的下身,轻轻触碰了一下那里,可怜的女人发出惊恐的尖叫,四肢绷紧到极限,身体不能控制地不停抖动,良久才平息下来。即使茱妮已经将电棍挪开,双眼被蒙住的春丽依旧因为害怕而不停徒劳地扭动臀部,看起来像个滑稽的小丑。

  “春丽,从现在起你将成为一个性奴隶,你将完全属於拜森大人。”茱妮冷酷的声音响起。

  “见鬼去吧。”春丽虚弱地喘着。

  “真是个不乖的奴隶!”茱丽骂道。她把手上的短桨重重地落在春丽的臀肉上,受痛的女英雄又发出一声痛嘶。

  “你是个奴隶,春丽。你属於拜森大人。”茱妮再一次强调。

  “去你娘的!”春丽更大声地抗议:“我才不会屈服呢!”

  “你是个奴隶,春丽。你属於拜森大人。”

  “去……啊……啊……”春丽发出长长的惨叫,茱丽的短桨一下一下不断地打在她的屁股上。

  “从现在起,你只有在被准许的时候才能说话。”茱妮一边说,一边取出一个蓝色的钳口球塞到春丽的嘴里,用皮带把钳口球牢牢地固定在春丽头上。

  “你会学会对拜森大人表示尊重和崇拜。你现在是大人的私有物。”春丽奋力地摇头,眼里射出不屈的光芒。

  “臭脾气的婊子!”茱丽尖声叫着,手上的木桨再一次重重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

  “你只不过是个有一对大奶子的婊子。”茱妮尖声说,一边用力挤压着春丽的乳房,把它们捏成各种形状。她把春丽饱满的乳房拢到自己嘴边,轻轻啮咬着她的乳头,并把小半个乳房纳到嘴里吸吮着。她的双手放开春丽的乳房,滑向女国际刑警的臀部。

  茱妮看着那两片肥大的臀肉在木桨的一下一下拍击下淫靡地抖动,感到自己也有些热起来了。她把手伸向春丽的双腿中间,手指在她的肉穴周围画着圆圈。

  “除了大乳房,你还有个肥大的屁股和淫荡的肉穴。”她恶毒地笑了起来,开始用手指在春丽的肉穴里抽插起来。

  春丽觉得身体已经快不受控制了,她的屁股因为不断的拍击而火辣辣地痛,身体的其他部份还没有从电击的痛苦中恢复过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让她觉得羞耻的是她的身体在这样的虐待下居然逐渐兴奋起来了。

  随着茱妮邪恶的手指在她的身体里一进一出,春丽感觉到什么东西正在燃烧起来。她知道刚才茱妮说的液体是从她的肉穴里流出来的,她的屁股开始泛起淫荡的粉红色,虽然这在她被打得通红得臀肉上不怎么看得出来……她知道她得赶紧挣脱这一切,可是这该死的铁链使她的希望成为了泡影。

  “你是个只有大乳房,肥大的屁股和淫荡的肉穴的婊子。”茱妮不断地重覆着,她的手指离开了春丽的肉穴,重新拿起电棍触到春丽的身上。汗水成了绝佳的导体,毫无准备的春丽剧烈地扭动起来,向后猛弓的身体使得身后的木桨更重地拍击在她的屁股上,春丽猛烈地甩着头。尖叫透过钳口球成了沉闷的呻吟。

  “这臭婊子还没有高潮,”茱丽的笑容有些扭曲:“真是个冰山美人啊!”

  过了足够长的时间,两姐妹终於停止了对春丽的折磨。

  茱妮取出春丽嘴里的钳口球,被打败了的女英雄无力地低垂着头,急促地呼吸着,不时地咳嗽。鼻孔上挂着流出的黏液,口水顺着雪白的脖颈流到乳房上,又经过大腿滴到地上。她原本雪白的臀肉变得通红,身上布满了汗水,泛着油脂一样奇异的光泽。现在的春丽就像个最下贱的婊子,没有人能想到几小时前她还是个英姿飒爽的女刑警。

  “怎么样?”茱丽问。

  “你们这群杂种!”春丽喘息着,向着茱丽吐了一口口水,可是被蒙住眼睛的她连对手在哪里都看不见,当然不可能命中对方。但在她能用嘴做更多事情之前,茱妮又把钳口球塞回了她口里。她接下来的怒骂顿时又成了无意义的沉闷音符。

  “别着急,小野猫,我们还有好一会儿可以玩。你很快会求我们的。”茱妮笑着拍拍春丽的脸颊,检查一下钳口球是否固定好了。

  “你习惯了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可是这一切很快就会一去不复返了。等我把你改造完以后,你会变成一头温驯的小母狗。你生活的唯一内容就是求主人来操你。”茱丽附在春丽的耳边轻轻的说。

  她把春丽的双腿用皮带固定住使它们无法并拢,然后把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插入春丽已经湿透的肉穴,女刑警的肉穴侧壁紧紧地包住了假阳具。茱丽打开开关,邪恶的玩具开始在春丽身体里转动并发出微弱的电流,春丽很快就开始剧烈扭动起来。

  茱妮抓住从地上升起的一根金属杆,把电动阳具固定到金属杆上,这根金属杆就开始带着假阳具一上一下地进出着春丽的身体,忍耐了几秒钟,金属杆上的女人开始大声呻吟起来,身体也随着金属杆一上一下地摆动,像一头发了狂的野马。

  “明天早上我们再来看你。春丽,数着今晚你会高潮几次,明天我们会来问你。”茱妮大笑着和妹妹一起向房间外走去。在她们就要走出门外的时候,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和一阵铁链厮磨的声音。虽然透过钳口球使嘶喊变得沉闷,但两姐妹知道那是春丽的第一个高潮。

  “真没想到啊,这么快就泄了。”茱丽嘟囔着。

  “这只是个开始……”茱妮开心地笑:“这个晚上长着呢!”

  “别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输给你们的!”春丽低声说。

  她依然被绑着,钳口球被取掉了,但仍然戴着眼罩。她知道那对双胞胎就在房间里,虽然臀肉依然疼痛难忍,但她并不打算让她的对手们称心如愿。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夏度洛的一员,更不可能向那个邪恶的男人效忠。

  “已经不是输或不输的问题了,我们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被打败。”茱丽将皮鞭重重抽在春丽的臀肉上:“早点投降吧,母狗!”

  “决不!”

  “那我们又有可玩的了。”茱妮笑着又把电棍触到春丽的乳房上,使她发出一长串的痛叫:“乳头又立起来了,下面一定又湿了吧,母狗?”

  春丽的脸变得通红,她知道自己的肉穴正变得又湿又热。昨天整整一晚上不断的性高潮显然从某方面彻底打败了女英雄的抵抗。那根电动阳具一小时前已经被从春丽的下体拿走了,所以春丽能稍有力气应付两姐妹新一轮的折磨。但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这么快又开始背叛她的意志,无助的女人只能羞耻地低下头,咬着嘴唇以使自己尽量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她知道那只能更激起那些恶魔的慾望。

  “这母狗又开始发浪了,看来她快要受不了了。”茱妮笑着说:“我想她应该已经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一个下贱的婊子,穿着警服的婊子。”

  “难怪她要露这么大一截大腿,你看她平时穿的那些衣服!”茱丽毫不留情地羞辱着开始抽泣的春丽:“看,可怜的小婊子又开始哭了。”她继续猛力地抽打着春丽的屁股。

  “你会喜欢这一切的,”茱丽咯咯笑着把电棍的能量调低,然后深深插入春丽的阴道。

  巨大的刺激使春丽发出一阵短促的哀号,她的头努力向后仰着,像离开水面的鱼一样大张着嘴喘息,身体弓起来不断地抽搐,一对巨大的奶子剧烈地抖动。

  肉穴里的湿润使得电流更好地传导,不断侵袭着她的阴道里最敏感的部位,甚至还有她的子宫口。淫水像开了闸一样不断涌出来,顺着电棍滴到地上。

  “够了,你们想搞死她么?”一个声音从黑暗中响起。两姐妹脸上露出敬畏的表情,茱妮停止了鞭打春丽,而茱丽也赶忙把电棍从春丽的下体抽出来。可怜的女警官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依然剧烈地扭动着,忽然一阵熟悉的快感潮水般涌上来彻底将她吞没。春丽猛地浑身一阵抖动,一声尖叫中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肉穴喷出,流过她的屁股和大腿。

  “看来你很享受这样的对待啊!”春丽的表现让拜森也有些吃惊:“淫荡的女警官?”

  “拜森。”高潮过后的春丽像被抽乾了力气般瘫软着,身体偶尔抽动一下。

  如果不是被吊着,她可能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用了好久才重新平静下来,“尽管看吧,等我摆脱这些该死的东西,我会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你很快就用不着这些铁链了,至於接下来你要为我做的事,恐怕的确会让很多人目瞪口呆的。不过那是一会儿的事。”拜森邪恶地笑。他走到春丽身旁。

  感受到威胁的女人又一次开始作无意义的挣扎,不过那给了拜森很好的机会欣赏她乳房的上下抖动。

  “真不错!”拜森抓住春丽的双乳一阵揉捏。

  “啊……啊……滚开,你这个畜生!”春丽咆哮着想把乳房从拜森手里拉开,但这样的拉扯无疑给了拜森更大的乐趣。

  拜森的右手放开了春丽的乳房,手上闪出一点蓝色的电火花,那是他在给自己的手加电。拜森用手指侵入她的小穴,再一次被电流贯穿的刺激使春丽完全无法控制她的反应,她大声呻吟着,用力的摇着头,身体一阵阵地前后猛晃。拜森地另一只手上下抚摸着春丽身上地每一处地方,彻底地玩弄着这具他的新玩具。

  随着从拜森手指上传来的电流逐渐减弱,春丽的尖叫很快变成了呜咽。她感觉自己的小穴像在火上烤一样。

  “放……放过我吧!”虚弱的女人喘息着乞求。

  “还记得我在你公寓说的话么?如果不记得,就让我再重覆一遍吧。我告诉过你你会求我你的。不管你喜不喜欢,你现在是夏度洛的新成员了。你的训练已经开始了,至於训练的进度,就要看你的表现了。现在我们还只是在上第一课,等你准备好了我们才会进入下一课。”拜森说着,舔了舔春丽已经充份勃起的乳头,这让春丽触电般地一阵颤抖。满意的拜森用力地在春丽高耸的屁股上捏了一把,一阵疼痛传过女人的身体。

  “噢,天哪!”她模糊不清地呻吟。

  “一会儿我们得出去办点事,你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我会为你播一卷录音带。你最好仔细听,回来我会给你作个测验,看看你到底听明白什么没有。茱妮和茱丽告诉我你连昨天晚上高潮了几次都数不清,真是个愚蠢的婊子。为了惩罚你,第一课里你将不会得到高潮。”拜森做了个手势,茱妮走到春丽身前,把一个电动阳具插入春丽的下体。

  “这婊子已经准备好了,拜森大人。”茱妮退到一边说。

  “春丽,因为你的愚蠢,我们的课程进度慢了不少。不过希望很快我们就能进入下一课。”随着假阳具在春丽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可怜的女英雄不断地上下弹动。这样猛烈的抽插很快又让春丽进入了迷乱的状态,可正当她要迎来熟悉的高潮时,假阳具忽然停止了运动,瞬间的极度空虚让女英雄苦闷地扭动着屁股,但这并不能把她从无法高潮的痛苦中解救出来。

  “你可能会累,但这具机器不会,它会一直让你处在亢奋的状态,但是我说过了,你不会得到高潮的,愚蠢的母狗。”拜森的声音冷冷地在她耳边响起。

  “啊……啊……求求你不要停,不要停下来!我!继续我!我是个婊子!我是个夏度洛的婊子!”一个女人的淫荡的声音从录音机里响起来,把春丽吓了一跳。

  “几个小时以后,你也会像她一样的。”茱丽在春丽的耳边恶毒地说。

  “我爱你,拜森主人。我是个婊子,我是你的母狗,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吧……”录音带里的女人大声地呻吟着。

  “好好学着点吧,春丽。我们一会儿会回来的。”拜森带着双胞胎姐妹离开了房间,留下春丽一个人在高潮边缘苦苦挣扎,房间里开始回荡着春丽苦闷的呻吟声和录音带里女人疯狂的哭叫与乞求。

2219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