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欲都之商会
欲都之商会

商会,是欲都最有权力也最有财力的组织,它位於欲都北侧,距离城墙不过三里之远,商会分九层,地上五层,地下四层。商会自欲都建立之前便已存在。

  哪怕到了现在,欲都的规则都是由商会制定的。

  「凯蒂女士,今天我们带回来几个品质足够高的女奴。」一个胖胖的男人搓着手,对着商会对於捕奴和拍卖的美女凯蒂说道。他是一个捕奴队的首领。今天刚刚从外面回来。「尤其是那个狐女,那张脸蛋,越看越骚……」凯蒂看着笼子里面锁这的女人,那个女人一身肌肤如雪,青丝如瀑,虽然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清她的脸,但仅从她那高挑曼妙的身材便可以知道她是个绝对的美女,在她挺翘的臀后,一根淡青色的狐尾伸了出来,上面光滑的绒毛,在蜡烛火光下竟然泛出轻轻的微光,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凯蒂便判断出来,绝对的美狐女,如果调教一下的话,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

  迟珊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如何了,在大陆上,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但也知道,欲都的捕奴队是这个大陆臭名昭着的,幸好自己的女儿没有也被他们抓来。她也知道自己此刻沦为性奴是不可避免的。凯蒂站在笼子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雪白纤细的手伸向笼门,打开门锁的铁链。她打了一个招呼。不知道从何处出来了几个妙龄女子,浑身上下只着薄纱,曼妙的身段若隐若现,分别抓住迟珊的四肢。凯蒂清脆的声音响起。「带她检查身体,然后准备一下,三天之后拍卖。」迟珊被那几个女子抓住四肢,任由着她们将自己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只有中间寥寥五个台子,钢铁打造的,在魔法灯下,透着一股冰冷的感觉。莫名的,迟珊从心底泛出一种凄凉的感觉。那几个女子的手很软,温柔的给迟珊脱下衣服。迟珊也不拒绝,因为她知道,拒绝了也没用。因为自己根本逃不掉。

  很快,一丝不挂的迟珊被锁在中间的台子上,冰冷的金属紧贴着她的肌肤,令她打了一个寒颤。迟珊四肢都被台子上的镣铐锁住,双腿微微分开,刚好能够看到她的下身私处。房间里似乎连空气都透着冰冷。被锁在台子上的那个女人浑身感官好像放大无数倍。这时,那几个女子分别推过来几个小车子,车子上是迟珊从没有见过的工具。

  第一个女人捏住她的香腮,往她的嘴里塞进去一个棍状物。那根东西不是特别坚硬,也不是特别柔软,但是进到她口中,触碰到她舌头的时候,好似突然活了一样,不断扭动,还分泌出黏腻的液体,迟珊很努力的想要将那东西用舌头顶出去,却无济於事,只能干看着从口中漏出来的那一节紫红色不断扭动的东西。

  过了大概十分钟,那个女人把还在活蹦乱跳的炼金虫拿出来。清冷的声音道:

  「舌头灵活度,高,口腔内没有疾病传播。口腔容积中等。」第二个女人听后接着开始伸手,捏住迟珊一对饱满的酥胸,雪峰之上,蓓蕾嫣红,女子的动作非常温柔,柔软的手覆在更加柔软的胸部,就那么温柔的按压,却令迟珊敏感的身子很快起了情欲,迟珊攥着拳头,但是由於过於紧张,那一对乳峰却更加敏感,女子的手沿着迟珊的双峰游走,不留下一寸多余的地方。在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的放开手,而迟珊雪白的娇躯已是红晕渐染,第二个女子声音比较软糯,但却不带一丝感情:「乳房形状半球形,敏感度,高。有过哺乳期。

  乳晕直径约三厘米,乳头高度为一厘米,粉红色。胸围三十四,罩杯为D」第三个女人则是趴在迟珊两条玉腿中间,微微张开的双腿中间是一条粉嫩的裂缝,女人伸出手,她的手非常奇特,手掌瘦小,但是那五根手指却又细又长,最长的一根中指,长达十三厘米,她的手经过炼金改造,手指灵巧而又敏感,可以感觉到女人穴内的温度以及最微小的蠕动,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她负责检查捕捉来的女奴的阴道和肛门,毕竟身为性奴,这两个地方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商会之中,常备二十名这种女子,用来检查女奴的身体。她那根泛着青白色的中指轻轻的抵进迟珊的肉洞,顿时感觉到一阵阵挤压感,她的手指放进迟珊的肉穴中,便合上双眼,没有丝毫的动作。好像读盲文一样的感受着嫩穴中的蠕动。而迟珊躺在冰冷的台子上,周围寂静无声,阴道内的那根手指比正常人的体温要低好多。

  穴内的嫩肉疯狂的蠕动,不停的想要将异物挤压出去,可是那根手指却不为所动,全凭着嫩肉的挤压,却令迟珊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她不是处女,经历过性爱体验,而狐女的阴道内部天生敏感多汁,仅仅一根手指便令迟珊感觉到自己的蜜穴从内部渐渐瓦解,不争气的分泌出丝丝液体。

  女子闭上眼感受片刻,便将手指抽出,看着指端丝丝滑腻的液体,将手指放入自己口中,细腻的舌尖不停的舔舐着敏感的手指。:「阴道紧致,挤压力强,褶皱较多,敏感度强,穴内温度较高,淫水偏清,淫水味道较淡,有种微微的甜味。」迟珊听着女子的话,只感觉一种屈辱感萦绕心头,不知不觉中,两滴清泪顺着眼眶滑落。女子动作未停,迟珊只感觉到女子的手指顺着裂缝向下滑进股沟,触摸着自己从未触碰的菊蕾。并用力的在菊门按揉着。不知为何,却没有进去。

  反倒力度由强变弱。改成轻轻抚摸。女子说道:「肛门足够紧致,封闭性强,应该未曾开发过。肛门褶皱较少。适合开发。」终於,一通检查完毕后,迟珊又被扔进笼子里。看着昏暗的烛火,迟珊禁不住的痛苦起来。

  周五,傍晚,商会三楼大厅中灯火通明,因为这个时间,正是商会每周固定的奴隶拍卖会,性感撩人的凯蒂只穿着惹火的内衣,站在台上,除了凯蒂之外,旁边还有一个大型的笼子,迟珊跪在笼子里,脖子被铁圈卡住,只能侧着身子对着台下,S形的曲线,身后的狐尾,两条雪白的长腿跪在笼子底部,这种姿势完美的凸显出她那惹火的身段,而之前的检查结果,连着她的容貌被封在水晶中,供台下客人们传阅。最终,迟珊以两千金币被一个胖胖的商人买下。

  拍卖会后,凯蒂微笑的对着迟珊接下来的主人说:「廖司先生,您是打算让我们将她的身体改造一下之后再由您来领走?」廖司是个胖子,整个身材圆滚滚的,一张圆脸上面肉乎乎的,却并没有什么褶子,整个人的长相偏向喜感,虽然模样猥琐一点,但是他乐善好施的名气在整个欲都都是众所周知的,是个和善的胖子。虽然好色,但是对待自己的女奴也是很好的。迟珊有个这样的主人也是不错的。

  「嘿嘿。凯蒂美女,胖子俺可知道你们商会改造女人身体的手段很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廖司拍拍自己圆圆的肚子。笑眯眯的说道:「那个,给她胸来点奶水。再帮她屁眼开个苞。行不?」「额……」凯蒂看着这个胖子,此刻竟然想一拳打在他脸上。催奶就催奶,可这个胖子的要求居然是一边草莓味的,一边巧克力味的。以商会的能耐,不是办不到,可是胖子给的钱不够。还要求打折。

  凯蒂想了想,算了,忍了,自己这边要价也确实比较高,对於这种老客户,优惠一点也没关系。但是胖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更让她无奈。

  「两千金币买来的美女,结果催个奶就要五百金币,这么贵……胖子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便宜点,打个一折。」「不可能,最多给你七折。」凯蒂和面前这个胖子一通砍价。最终定在了五折。

  「唔。」迟珊被两个女人推搡着拥入一个房间。暖黄色的墙壁。同样的金属台子。只是周围一个个架子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瓶子。瓶子里面是一只只炼金虫。迟珊被铐在台子上,只不过这一次,各种镣铐,有的锁住脖子,有的锁住肩膀,手腕,有的锁着腰,有的锁着腿。

  很快,迟珊便被锁的结结实实的,裸露在外的只有一对雪峰和粉嫩的阴户。

  两个女人分工明确,一个从架子上取下两只炼金虫,另一个却抚摸着她的阴户,粉嫩的裂谷周围是稀疏的丛林,迟珊的肉穴虽说生过孩子,但是紧如处子,女子只是温柔的撩拨着她的阴蒂,时不时的将手指探入她的阴道内。但就是这样温柔的动作,渐渐的刺激着迟珊的的身体,身体被禁锢的不能动弹,迟珊只感觉自己的胯下的快感更加汹涌。另一个女人拿着镊子,夹着两只炼金虫走到迟珊的面前。

  「等会可能有点痛,忍不住的话就叫出来,别强忍着。」说完之后,将两只炼金虫放在迟珊粉嫩的乳尖上。

  迟珊只感觉乳尖微微发麻,好像什么东西在刺激着乳孔。而此刻,那两只颜色不一的虫子却轻轻的分泌出了刺激乳孔张开的液体。乳孔在它们的刺激下微微张开,紧跟着,一阵剧痛从乳头上传来。娇嫩的乳头本就敏感,迟珊的感觉更加敏感,有两只细长的虫子正在钻进乳道。她的乳头从内而外的疼痛,就像是被一颗颗牙齿啃咬着的剧痛,刺激着她的乳头好像要发胀,在她阴户的那只手刺激逐渐加快,胯下的快感配合乳尖的剧痛,令她浑身绷得紧紧的。发出凄厉的哀嚎。

  而另一个女人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慌,别慌,一会就好,放松。」很快,迟珊便感觉到浑身无力,而乳尖上的剧痛逐渐转移到乳房内部,而疼痛之中还伴有一种发胀的快感。短短几分钟,迟珊的身体上渗出点点的汗珠,青色的狐尾也无力的垂下来。疼痛消失的很快,但是体内酸软的感觉依旧,因为炼金虫的功效,强行的为她催乳,所以刚刚植入的时候反应最强,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浑身酥软的美人被带到另一个房间,扔到了一张床上。接下来要为她进行一次按摩,趴在床上的迟珊被另一个女人抚弄,女人手虽然柔软,但是力道十足,带着馨香的精油慢慢的涂抹到她的后背,力道或轻或重,手指按压,敲打,揉弄,迟珊只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摸了一遍,疼痛之中夹着爽快,迟珊随着女人的动作,微微娇吟,微微沙哑的声音透着一种欲望的淫靡。女子将迟珊浑身按摩了一遍之后。再往手指上涂满精油。对着迟珊白嫩的臀部抚弄上去,沾满精油的手指缓慢而坚定的塞进她那从未开发的菊门。迟珊的菊门很紧,但是女子的手指早就沾满了足够润滑的精油。再加上她浑身无力,连挣扎的力道都很微弱。

  迟珊虽然感觉菊门内部又酸又涨,微微的痛感之后竟然感觉还有点舒服,她的肛门努力的试图将女子的手指推出去,但是女子在她的肛门里手指不停的扣弄,抽插,就这么的温柔的手法很快便令她放下防备,乖乖的享受从肛门传来的快感。女子的手指似乎有无穷的魔力,肛门从原本的抗拒变得逐渐接纳她的手指。

  抽插之中带来的快感是迟珊之前没有体会过的。

  按摩结束后,女子扶着迟珊进到旁边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台机器。呈L形的机器,较长的那端横在地上,较短的那一边上面是一个好像奶嘴似的注射器。

  后面是一大桶水。

  迟珊被女子按着,跪在横在地上的那一段,阴户紧紧的卡在机器的连接端上的那个带着点点凸起的小板子上,高高撅起的屁股正好的对着那个奶嘴。女子将迟珊锁在机器上,拨弄一下那个奶嘴。只见奶嘴缓缓的拉长,对着迟珊涂满精油的菊门插了进去,奶嘴的材质非常柔软,但是还是能够顶入迟珊细嫩的菊门,顶进去大约十公分左右。

  迟珊只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冲进自己的肠道。想要挣扎的她却发现自己紧紧的锁在机器上,只能接受那一股液体。那个机器是炼金产物,是专门为女人浣肠和菊门开苞的使用。不同於其他的东西,这是商会独有的机器,换句话说,就是非卖品。

  迟珊只感觉一股股液体注入自己的肠子,偏偏挣扎不得,想要排泄的感觉越发强烈,可是那个奶嘴形状的注射器偏偏变的坚硬起来,就好像肛栓一样,慢慢的变粗,牢牢的塞住,令她无法排泄,这个时候,自己跪着的那个地方也开始震荡起来,紧贴在机器上的腹部感受着震动,腹中的水流也在不断的震荡。

  「啊……」迟珊无力的声音,因为剧烈的震荡而变得扭曲起来。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注射器慢慢的退出她的肛门。一股夹杂着粪便的水柱喷射出来。

  迟珊发出好似解脱一般的呻吟声。那种排泄的舒畅感令她沉醉的时候,那个注射器又一次顶进她的肛门……迟珊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机器上待了多久,她只知道,第二天早上,廖司才带着她到自己家,那个时候,她只记得自己的肛门里面只能排出清澈的水流。然而,迟珊真正作为性奴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字节数:944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