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逆同人之木冰眉醉酒失身
仙逆同人之木冰眉醉酒失身

故事是发生在主角王林回到朱雀星,探索仙遗族十九层后,准备离开时,被界外掌尊联合几位大能以秘法将他无声无色的带出界内,在一番生死激斗下,最终疯子出现保护了王林消失,王林身为封尊,他的消失被所有界外界内的人知道,而对木冰眉痛苦一生的事情就发生在得知王林消失,生死未卜时,回到朱雀星看着王林雕像祈祷时与朱雀子,周武泰发生的事情……(看过仙逆的色友,应该看起来比较有感觉,如果忘记内容可以从1574- 1589回顾一番……)原文:朱雀星,在那茫茫星海中散发出柔和之芒,在其外远处可见之地,那里很是平静,唯有一粒看不见的尘埃,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崩溃碎裂了。

  那尘埃,就是王林封尊杀劫之地…,在那战老鬼消失之后,在这朱雀星外的星空中,波纹持续的回荡,越来越多,最终几乎弥漫了整个星空,在那波纹内,一个个身影急急走出,红杉子、南云子,青霖,清水……等等。

  他们并非同时出现,而是陆续来临,磅礴的神识一层层的横扫,最终锁定在了那尘埃崩溃的地方,众人沉默。

  他们感受不到了王林的气息,如同当年王林失踪时一样,仿若死亡。

  「他,没有死。」红杉子眼中露出悲哀,许久之后默默开口。

  「大战将起,此事界外定会大肆传出。」

  青霖轻叹,望着那崩溃的尘埃之处,眼前浮现了与王林当年的一幕幕。

  清水抬头望着远处星空,目中露出浓浓的寒光,一股杀戮气息从其身体内弥漫出来,笼罩四周。

  「我,代他……在云海战台闭关。」清水闭上双眼,慢慢的其容颜渐渐改变,最终赫然化作成了王林的样子,那一身冷漠的气质,与王林有几分神似。

  他放弃了去寻找女儿,放弃了自由,而是选择化作王林的样子,在那月台上闭关,成为一个象徵。

  「师弟,此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所有参与此事之人,但凡我清水有一丝机会,我都会豁出一起,代你复仇!!」清水闭着的双目内,隐藏了他的悲哀。

  这场杀劫,来到这里的人此刻都心中清楚,王林无法避过,这一次杀戮,显然是界外准备了很久之后的一次计画,这才避开了他们的感应,掀起杀劫。

  王林,绝难躲过,如今怕是凶多吉少……随着沉默的流逝,众人渐渐散去,只是那股憋在心里的怒,却是如燃烧的火焰,越来越烈……远处的朱雀星,依1曰散发着柔和的星光,仿若永恒不变,其上的一个个王林熟悉的人,仍沉浸在各自的天地之内,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周武泰依然坐在那朱雀雕像上,默默地喝着酒。

  赵国皇祖城内,那古老的院子与屋舍中,那坟墓孤独的在那里,只是墓前,却没有了那痛哭悲魂的身影。

  唯有几个空空的酒壶在地面上,其内也没有了曾家的酒。

  只有那朱雀星上白勺巨大雕像,拿着那开天之斧,无神的望着天空,似成为了永恒……数曰后,一个神色冷峻的青年,默默的站在那雕像下,缓缓地跪了下来,磕头中,泪水顺着其眼角流淌。

  「师尊,十三会在万众瞩目下,会在最巅峰之时,说出是您的弟子!!」数曰后,一个相貌秀美的女子,带着模糊的泪眼,带着身边一头有些苍老的虎,轻轻的抚摸这雕像山体,眼中泪水流过脸颊,滴在了地上。

  「叔叔……我是周茹……我是小茹儿……」

  数曰后,一个魁梧的大汉,在那雕像前长笑,他笑着笑着,眼泪流下,他拿着两壶酒,似要与那雕像同醉。

  在醉了后,这大汉哭了起来。

  「若当年我没有指引你修道……若当年我们没有遇到……若当年,我拿走你的天逆珠……若当年,你还是一个悟懂少年…,数曰后,一个绝艳的女子,站在那雕像前方,这一站,便是许久,许久,她怔怔的望着那雕像,直至曰出曰落,曰落曰出,几番回圈间,默默地离去,两滴泪水在其转身离去时落下,落在了地面上,碎了。

  她,是木冰眉。

  在木冰眉降临朱雀星时,坐在朱雀雕像喝酒的周武泰抬头一看,顿时整个人愣住了,虽然木冰眉一闪而过看得不太清楚,却仍然模糊看见她绝艳的容颜,这还只是其一,让他愣住的主要原因是,他感觉木冰眉有种熟悉,并且心动的感觉,他愣住了很久,内心在疑惑不解,脑海在思考,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子,不过他除了内心一直倾慕的柳眉外,对于其他女子,不管多美他都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就在王林没有消失跟他,柳眉已经死去,那时他的心也随之而去,不应该会出现心动的感觉才对,想了很快还是没有答应,明明没有见过可是却有种熟悉与心动,周武泰摇摇头,不解喃喃道:「为何会这样,我一生只对柳眉倾慕,我不应该对其他女子心动,除非……」周武泰说到这,忽然全身颤抖,满脸不可思议,瞪大眼睛,脑海「轰」的一声一片空白,惊呼道:「不可能,王林不会骗我的,她说柳眉明明已经……不,我要亲眼去看一眼。」说完就猛得起来,往王林的巨大雕像飞去……片刻后,就在木冰眉转身准备离开时,周武泰到来了,顿时,他瞪大眼睛,看着前面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子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三干青丝用发带束起,一缕垂在胸前,肌肤如雪,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妩媚动人般的娇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神情忧伤,媚眼微红泪水汪汪的木冰眉,当时就失态惊呼道:「柳眉,你真的是柳眉吗??」木冰眉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者,她知道老者就是周武泰,优雅的擦拭一下眼睛,然后娇声道:「是我,很快没见了周兄……」周武泰闻然,内心狂喜,知道自己刚才的失态,连忙平复,不露声色道:

  「刚才失礼了,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你,我听王林说你已经,所以一时之间有些失态……」木冰眉闻然,满脸苦涩,摇摇头没有解释,内心却异常悲痛,没想到王林对自己如此憎恨,甚至跟周武泰说自己已经陨落,不过她觉得自己是活该的,要不是王林不会这样憎恨自己,她没有怪王林,现在她只想王林平安无事,她看见眼神忧伤,看着周武泰,娇声道:「你跟王林好像很熟悉,你知道他经常去什么地方吗……」。

  周武泰看见木冰眉这个样子,顿时知道她锺情于王林,内心痛苦万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跟王林比,最后内心叹后,温声道:「他每次回来朱雀星没什么地方去,只是去他父母坟前拜祭,还有回家看看而已……」木冰眉闻然,内心不由来一痛,娇手道:「你能带我去看一看吗??」周武泰哪里会拒绝,他已经想通了,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木冰眉,现在能陪伴她,跟她说说话已经很满足了,点点头,转身带路,木冰眉见状连忙跟上……很快周武泰就带木冰眉来到王林父母的坟前,木冰眉来到坟前立刻就跪下,流着泪,哭泣道:「呜呜,对不起,呜呜,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王林,呜呜。」身后的周武泰看见内心心痛,痛苦,想到王林现在生死不明,他又悲痛,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木冰眉绝世的背影。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木冰眉哭了很久,媚眼都红肿了,她站起来,深深一拜后,哽咽道:「我想去看看王林他的家,带我去好吗??」周武泰眼神黯然,落寞道:「好!!」说完转身带路,木冰眉跟随其后……片刻,周武泰来到王林的家,这里有朱雀星精英弟子守护,是朱雀星的圣地,他到来时已经传音要他们离开,周武泰身下朱雀子又是王林的好友,德高望重,那些弟子当然听命离开,当来到时,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简陋的房子,桌子点亮一盏油灯,昏暗的灯光照亮一尘不染的房子,周武泰坐在大厅的圆桌前,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木冰眉背影,看着她看房子一遍又一遍,不大的房子,被木冰眉足足看了五六遍,仿佛珍宝似得,同时他将王林以前的事情说出。

  木冰眉看着这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房子,听见到王林以前生活如此平困,想来那时连肉都吃不到几餐,想想她就心痛不已,越是看她越是心痛,不知不觉已经满脸泪痕,也不知多久了,她擦拭泪痕后,转身来到周武泰对面坐下,看着忽明忽暗,跳动的灯火,沉默不语。

  周武泰看着眼前倾慕已久,容颜绝艳绝伦,气质圣洁高雅的木冰眉,一时间愣住了,就这样过了几个呼吸,周武泰感觉下体坚硬坚挺起来,老脸一红,发现木冰眉没有注意到,深呼吸一口气,猛得喝了一大口酒后,摇头灭掉脑中的淫邪念头,回忆着轻声叹道:「哎,王林现在生死不明,以前他每次回来都跟我喝上几杯,现在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哎……」木冰眉闻然,回过神来,抬起头,眼神忧伤,悲伤,不过语气坚信道:「王林他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回……」周武泰想开口赞同,可是想到被界外掌尊几位大能联手对付,如此渺茫的希望,他觉得有些自欺欺人,最后只能「哎……」的叹息一声……木冰眉其实也知道希望渺茫,可是她真的不想王林死,即使自欺欺人她也没所谓,看着周武泰仰头大喝着酒,她内心忽然有了绝望,心如刀割,她很痛苦,很悲伤,她很想见到王林,当时又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她闻着传来的淡淡酒味,她很想醉一回,于是娇声道:「周武泰,现在王林没有回来,但是我来了,我替王林跟你喝酒,将你所有酒拿出来,今晚我要替王林,跟你不醉不休!!」周武泰闻然,看着木冰眉,看见她悲伤,坚定的眼神,他大声道:「好,今晚不醉不休……」此刻他没有丝毫过多的想法,他只想醉酒,将对王林的思念,可惜,对倾慕的木冰眉锺情王林的痛苦事实忘记……下一秒,圆桌上放满各种各样的酒,又凡人喝的烈酒,又修士喝的灵酒,最注目的是,一壶翠绿色的酒,周武泰指着哪壶酒道:「这是一位嗜酒如命的道友送的,这壶酒名为三杯醉,除非你开始将酒逼出,不然就算你修为多高深,一炷香时间你也要醉倒……」木冰眉听见,看着满桌子的酒,她娇声道:「好,那我们就看谁先醉……」说完娇手拿起一壶果酒倒了一杯就喝起来,很少喝酒的她,喝了一口果酒感觉很不错,这时,周武泰拿了一壶烈酒,两人对视一眼,酒壶碰了一下,各自猛喝起来……时间流逝,一壶壶的就被木冰眉与周武泰喝光,不过身为修士,可不是凡人那么容易喝醉,主要原因是身体有很大的免疫力,不过木冰眉与周武泰也醉了五成,最后只剩下「三杯醉」了,木冰眉满脸酒红,媚眼有醉意,那时酒壶,直接仰头豪喝起来,周武泰还没有完全醉倒,见状连忙阻止,大笑道:「这可不行,你不能连我的也喝了。」周武泰抢了过来后,仰头一喝,只有一杯多而已,喝光后,看着木冰眉,正想说话,不过这时木冰眉忽然趴在圆桌上醉醺醺哭起来道:「呜呜,王林对不起,呜呜,王平,娘亲对不起你,呜呜,」周武泰闻然脑海「轰」的一声空白一片,内心无比嫉妒,痛苦道:原来柳眉不只是锺情于王林,原来已经为王林生下了孩子。得知真相后,他又拿出一壶酒,痛苦万分的喝起来,不知不觉,一炷香时间过去,周武泰手中的酒也喝完了,他此时已经有七成醉,看着趴在桌子倾慕已久的柳眉,也就是木冰眉,想到王林很大可能已经陨落,脑海不由来浮现淫邪的念头,他连忙摇头暗道:不行,我怎么可以趁人之危,而且她还是王林你好友的妻子,你这样做你连禽兽都不如……强忍了片刻,淫邪念头又起,醉酒后胆子大了,醉酒后不顾后果,不管什么道德良心,暗道:周武泰你真是个废物,如此好的机会也不珍惜,这是你唯一得到柳眉的机会,王林现在生死不明,根本上没有可能存活,你还犹豫什么,你醉酒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现在你应该把握时间尽情享受才对……内心的挣扎持续了没多久,在醉意与欲望的双重诱惑下,理智被吞噬了,周武泰满脸通红淫邪,眼神瞪大通红炽热,看到木冰眉身后,吻了她诱人的体香与淡淡的酒味,他艰难吞咽一口,伸出大手颤抖的按在娇肩上,轻轻摇了摇,发现她没有动静后,他胆子大了,顺着肩旁往下抚摸后背,下一秒,大手忽然顺眼背后绕道身上,一把握住右边饱满挺拔的柔软圣峰一动不动。

  周武泰清楚感受心跳的剧烈,他无比紧张,全身僵直,片刻发现倾慕的木冰眉没有丝毫动静,他满脸无比兴奋,眼神淫邪炽热,另一只手也绕道她身前轻轻按在饱满的圣峰上,随即轻轻的揉搓起来,揉搓了好几个呼吸,他胆子更加大,已经不满现状了,他收回大手,然后一手将她披在身后的三千秀发弄到一边,露出一些雪白的脖子,他艰难吞咽一口后,内心吼道:死就死,能一亲芳泽就算死又如何。

  下一秒,周武泰弯腰低头,满脸通红兴奋,眼神炽热淫邪,嘴唇在露出的雪白脖子上狂吻,大手绕到身前,揉搓梦寐以求的圣峰……「唔唔,王林,唔,」乳房,脖子传来的异样,弄醒了醉酒的木冰眉,她微微睁开朦胧的媚眼,顿时看见自己的乳房被大手握住揉搓,醉酒厉害的她,没有惊慌羞怒,只是不想被揉搓,连忙挺直身体,娇手捉住大手拿开,然后运转法力震开身后的周武泰,最后扭头看着他,满脸酒后,绝艳妩媚,媚眼微睁,眼神充满醉意,醉醺醺道:「你干嘛,我只爱王林,只有他可以摸我,我不需要你,你走……」说完转身继续趴在桌子休息。

  而周武泰这时还被吓得没有回过神来,片刻后,他回过神来时,先舔了舔嘴唇,握了握双手,眼神淫邪,炽热,内心兴奋激动道:好香,好软,好大,柳眉你今晚是我的,虽然你修为高深,不过现在你已经醉了,我一定要得到你……,这样一想后,周武泰拿出一枚丹药服用,随即他的容颜一下子就恢复到了中年,这是王林送给他一枚增加寿命的珍贵丹药,之前一直觉得没必要服用,现在却为了得到木冰眉而服用,恢复到中年后,他运转法力将胡子去除,接着双手结印,施展一种中级的变脸法术,这种法术能按照心中所想的人,变成样貌气质一模一样的那人,不过法术只能迷惑低级自己的人,高于自己的人神识一探就知道,不过周武泰觉得现在用这种法术应该可以迷惑到木冰眉,如此不行他也只能冒死硬来了……准备再次入睡醉的厉害的木冰眉,感觉被人摇了摇,然后就感觉被人从背后抱着,耳边就传来熟悉的声音温柔道:「柳眉,你怎么喝那么多久……」木冰眉抬头,扭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王林,不由来醉醺醺高兴道:「王林,我是在做梦吗,」周武泰刚才已经逼出一些酒气,现在清醒很多,他温柔道:「你不是做梦,我回来了。」木冰眉喜极而泣,连忙站起来,转身看着爱慕的王林,娇手颤抖抚摸他的肩旁,接着,忽然紧抱他,埋头在他的胸膛哭泣起来道:「呜呜,王林,呜呜,对不起,呜呜,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呜呜,」周武泰紧抱倾慕已久的木冰眉,内心心痛,温柔道:「不要哭,没事了,」这一下醉酒的木冰眉哭得更加厉害,过了良久,木冰眉才停止了哭泣,抬起来看着「王林」,媚眼红肿,满脸泪痕,楚楚可怜哽咽道:「呜呜,王林,我什么也没有了,呜呜,只剩下你跟王平,呜呜,求求你,原谅我,呜呜,不要离开我,好吗,呜呜……」周武泰看着满脸酒红,媚眼红肿,满脸泪痕,绝艳妩媚迷人,又楚楚可怜,让人爱怜的木冰眉,点头道:「我发誓以后也不会离开你……」醉酒的木冰眉闻然,流着泪,眼神深情,哽咽露出迷人的微笑道:「王林,谢谢你……」周武泰这一刻看呆了,他忘记了自己在扮演王林,他眼神倾慕,温柔道:

  「柳眉,你好美……」说完,他慢慢低下头……醉酒的木冰眉见状,满脸艳红羞涩,内心愉悦幸福,闭上眼睛,微仰头颅,下一秒,两人的嘴唇轻轻的碰在一起,两人顿时身体一颤,嘴唇微微一分开,接着嘴唇再次碰在一起,两人娇体一僵,呼吸急促起来,嘴唇又再次分开,最后一次嘴唇与红唇碰在一起紧贴,两人互相紧抱对方,嘴唇与红唇热情的摩擦起来……「唔唔,」大厅中变成王林的周武泰与绝艳绝伦的木冰眉如同经历各种考验终于走在一起的情侣,两人热情深情的热吻,嘴唇与红唇热情摩擦,舌头与娇舌激烈交缠,唾液混合被争夺吞咽,闭着眼睛热情回应的醉酒木冰眉,发出异样的娇吟……吻了良久,两人越吻越激烈,周武泰感觉阳具坚硬的发痛,他再也忍不住了,内心低吼一声,随即不舍的离开柔软的香唇,在醉酒的木冰眉不解的眼神下,弯腰抱起她的娇体,木冰眉当时就「啊」的惊呼一声,随即满脸羞涩的埋头在他怀中,不敢看他,房子不大,几步就来到王林以前的房间,将倾慕的木冰眉平放在床上后,周武泰顺势压在她的娇体上,两人深情对视一眼后,又开始激烈的热吻起来……「唔唔,唔唔唔,」醉酒的木冰眉,此时无比幸福欢喜,感受「王林」一边疯狂索吻,一边解开身上的衣服,醉酒的她没有多少羞涩,疯狂回应时,欲望被挑逗起来,内心喝望下,娇手也生涩的帮爱人脱衣服。

  当周武泰将粉色的腰带扔在地上开始,没隔几个呼吸,他都将木冰眉身上的一件衣服脱掉扔在地上,淡粉色的衣裙,白色的沙衣,浅绿色的抹胸,白色的内裤,以及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随着扔在地上……「唔唔……」房间内床前满地的衣服淩乱,床上容颜美艳绝伦,绝艳妩媚的木冰眉,全身赤裸,被全身赤裸的周武泰压在身下,两人紧抱对方,赤裸的身体与娇体紧贴着摩擦,两人激烈热吻,周武泰坚硬丑陋狰狞的阳具紧贴木冰眉平坦的小腹上摩擦,木冰眉饱满挺拔的圣峰被压的变形,修长性感的美腿合并,不显露神秘诱惑的秘处,两人一时两人侧身相拥热吻,一时木冰眉压着周武泰相拥热吻,在床上打滚,由于床不大,只能打滚一次又往回打滚……床上的画面极度诱人,让人血脉沸腾,每次打滚,床上都就一次几滴淫液,又过了片刻,周武泰实在已经忍不住了,翻身压着倾慕的木冰眉后,不舍的离开她的香嫩樱唇,就要起来,不过这时醉酒的木冰眉却娇手环抱他后颈不让他起来,满脸艳红,娇喘道:「不要起来……」周武泰闻然眼睛通红炽热,看着近在眼前,美艳绝伦,绝艳妩媚,勾人心魂,媚眼水汪汪,脸色艳红,眼神迷蒙深情的木冰眉,轻声道:「我好难受,帮我,我要跟你合二为一体……」醉酒的木冰眉,因为醉酒的缘故,抛开一切的道德,只遵从本心,此时没有多少羞耻之心,加上强烈的欲望,她看着「王林」羞涩点头「嗯……」的一声,随即合并垂直的性感美腿忽然分开,一只娇手往下一伸,握住坚硬发烫的阳具,顿时娇体颤抖起来,眼神异样连连,垂直分开的美腿接着竖立而起,却不知接下来如何做,最后她满脸羞涩,松开周武泰,娇手捂脸娇羞道:「我不会,还是,你来吧,」周武泰闻然无比兴奋激动,连忙挺直身体,顿时他整个人都震撼了,身下的木冰眉全身赤裸,肌肤雪白如玉,脖子修长白嫩,圣峰饱满挺拔,樱桃葡萄大粉嫩坚挺,柳腰盈盈一握,小腹平坦,美腿修长笔直性感,娇手晶莹剔透,最让他震撼的是,阴毛茂密幽黑,秘处粉嫩肥美,流着一滴滴的淫液滴落在床上,美艳绝伦,绝艳妩媚勾人心魂的木冰眉,娇体冰清玉洁无比诱人,却同时因茂盛阴毛又极度淫荡诱惑至极……周武泰震撼过后,眼睛通红炽热淫邪,理智全失,他提着丑陋狰狞的阳具对着湿润的秘处口缓慢挺进,当阳具头部进去秘处后,他再次趴在倾慕的木冰眉娇体上,在她耳边兴奋道:「柳眉,没想到你下面这么多。唔。」没等他说完,木冰眉连忙娇手捂住他的嘴巴,满脸通红,羞涩无比,醉醺醺道:「不要说,求你不要。嗯。」周武泰闻然也不在说话,阳具缓慢的往秘处内挺进,每一下的挺进他表情越发兴奋激动,大手紧抱着娇体。

  「嗯,嗯,」醉酒的木冰眉,满脸艳红,媚眼半眯水汪汪,眼神迷蒙羞涩,娇手紧抱「王林」身体,竖立分开的修长美腿,晶莹可爱的脚趾随着阳具的挺进越发用力蜷缩,娇手变成爪子越发用力按在肉里,娇体越来越僵直……「嗯,啊,痛,啊……」当阳具听见秘处一半时,周武泰感觉阳具前方有阻碍,这时,木冰眉忽然痛呼一声,那一刻周武泰脑海一阵空白,眼神迷茫,不过接着他兴奋激动的难以自己,他本来以为木冰眉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哪知道原来她还是,无比的惊喜让周武泰快幸福,兴奋得疯了,他「啊」的低吼一声……随即,醉酒的木冰眉,猛得仰头,脸色发白,瞪大眼睛,眼神痛苦,大张红唇倒吸着冷气,娇体僵直,娇手用力撕划后背,脚趾用力蜷缩,痛呼娇吟道:

  「嗯,痛。啊……」

  「唔唔……」周武泰感觉到后背传来一阵疼痛,不过阳具传来被温湿的秘处紧紧包裹的美妙快感简直不值一提,瞬间的忽略了,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瞪大眼睛,满脸兴奋激动的愣住了,不过随即他疯狂了,看着了一眼,仰头,脸色开始再次红润,表情痛苦,绝艳妩媚的木冰眉后,低头嘴唇吻着她半张的红唇,舌头伸进她的口腔交缠舌头,疯狂索吻起来,同时大手紧抱她的娇体,控制阳具开始缓慢抽插起来……从周武泰抱起木冰眉入房间看起来很久,其实只是半柱香时间而已。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醉酒的木冰眉回过神时,感觉嘴唇被疯狂索吻,秘处被阳具抽插,传来酥麻,酥痒,疼痛,舒服,美妙的矛盾快感,随着抽插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她感觉浑身越发无力,头晕晕的脑袋,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思考不了,下一秒,她将多年来对王林的愧疚,对儿子王平的思念,自责,痛苦等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一次性透过发泄出了,于是她开始疯狂回应起来,抛开羞耻,红唇疯狂回吻,娇手一手按在眼前「王林」的后脑,一手紧抱他的身体,竖立的修长性感美腿,抬起缠绕他的腰间,仿佛不让他离开要融为一体为止……「唔唔,唔唔唔,」疯狂热吻发出异样的娇吟声,「啪啪啪」,「啪啪啪」快速用力的撞击声,随着阳具的快速进出,从秘处带出代表清白之躯的刺眼鲜红处子落红……此刻周武泰是疯狂,兴奋,激动,刺激,已经失去了理智,只因为身下的女子是倾慕无数年的柳眉,而醉酒的木冰眉此时此刻也是疯狂,愉悦,兴奋,失去了理智,只因为身上的人是「王林」,多年来愧疚,痛苦,王林已经成为她无法忘记的人,为了当年过错,她甚至可以为王林而死,更何况现在得到她原谅,虽然她此刻不知道身上的王林是假的,但是也说明她可以为王林做任何事。,「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猛烈响亮,时间不长,只是小半柱香而已,半醉的周武泰已经全力抽插起来,他脸色潮红,已经快要高潮了,而木冰眉也是一样,脸色潮红也快要到了。

  下一秒,疯狂热吻的两人忽然默契的分开,周武泰脸色潮红,满脸兴奋极度,眼神炽热倾慕,嘴唇红肿,近距离看着倾慕的柳眉,呼吸粗喘急促,兴奋道:

  「呼呼,柳眉,呼,柳眉,我终于得到你了,呼,哦,我快忍不住了。」醉酒的木冰眉,脸色潮红,绝艳妩媚得勾魂摄魄,媚眼水汪汪半睁着,眼神迷离深情,红肿的樱唇半张,吐气如兰,呼吸娇喘急促,娇吟道:「啊啊,啊啊,啊哈,王林,啊哈,王林,啊哈,啊啊,我要为你再生下孩儿,啊哈,啊啊啊,给我,啊哈,啊啊,」下一秒,「啪啪啪」的撞击声更加猛烈的,十来下后,周武泰「啊。,」的低吼一声,阳具用力一顶,身体僵直,而醉酒的木冰眉,娇手用力现在能用的气力紧抱他的身体,交叉缠绕腰间的美腿松开,立刻悬浮伸直,晶莹的脚趾用力蜷缩,仰着头,水汪汪的媚眼睁大,眼神迷离失神,脸色潮红,红肿的樱唇大张,娇体痉挛,感受难以形容的高潮,发出诱人至极的高潮呻吟道:「啊,」片刻,高潮余蕴过去,周武泰回过神来,第一次的高潮不但没有让他得到满足恢复理智,反而更加让他疯狂兴奋激动,他没有丝毫想过休息,看见木冰眉还在享受高潮余蕴,他眼睛炽热通红,低头就吻着雪白的脖子狂吻起来,大手按在饱满挺拔柔软的圣峰,尽情揉搓起来,阳具又开始抽插起来,因刚高潮阳具异常敏感所以只能缓慢抽插……「啊啊,啊哈,啊啊,王林,啊哈,啊哈,啊啊,」阳具的抽插,敏感的秘处传来异常酥麻,酥痒,还有一丝疼痛的矛盾美妙快感,使得沉沦在高潮余蕴的醉酒木冰眉回过神来,顿时就清楚感觉脖子被狂吻着,乳房被揉搓,秘处被抽插,同样的第一次的高潮后,使得醉酒的她更加喝望,疯狂,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享受,红肿的樱唇微张,仰着头方便他的索取,微微挺胸迎合他的揉搓,悬浮伸直的美腿随着抽插上下摇摆不定,随着阳具的进出,从秘处内带出红白混合的精液鲜血滴落在床上的落红上……「啪啪啪」的撞击声,「唧唧唧」的狂吻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啊啊,啊哈,啊哈,」诱人至极的娇吟声,混合交织在简陋的房间响起,声音就已经让人血脉沸腾,而床上的画面更是让人失去理智,只因为绝艳妩媚,高雅圣洁,被无数人倾慕圣女的木冰眉,全身赤裸被已经失去理智忘记保持变化法术恢复样貌,普通平常的周武泰压在身下,只见周武泰狂吻脖子一路往下,吻过锁骨后,现在眼神通红炽热,伸出舌头在雪白挺拔柔软圣峰的乳肉舔舐,吻,吸吮着,仿佛稀世珍宝般,其实在他眼中圣峰比什么都有珍贵包括他的性命,因为这时他梦寐以求无数年,日思夜想,倾慕女神的乳房,足足舔舐,吻,吸吮几遍他才不舍的暂时甘休,然后看了一眼坚挺粉嫩,散发让人窒息极度诱惑,葡萄大的娇嫩樱桃,艰难吞咽一口后,周武泰满脸震撼,激动兴奋中,低头慢慢合上嘴巴,轻轻的吸吮一下,顿时疯狂的他,狂暴起来,内心道:好香,接着他控制阳具狂暴的抽插粉嫩红肿的秘处,尽情吸吮口中香嫩充满淡淡乳香的樱桃……更让人疯狂的是,绝艳妩媚,脸色殷红,勾魂摄魄,高雅圣洁的木冰眉,醉酒的她竟然娇手抚摸周武泰埋头乳房吸吮的脑袋,微微抬头,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愉悦,满脸微笑,红肿的樱唇吐气如兰,乳头传来的阵阵疼痛与酥麻,秘处传来的酥麻,酥痒,发出诱人的娇吟道:「啊啊,啊哈,啊啊啊,王林,啊哈,你知道吗,啊啊,以前平儿就是这样吸吃,啊哈,啊啊,我的奶水的,啊啊,虽然现在我的本尊没有奶水,啊啊啊,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像平儿一样吸吮,啊哈,啊啊啊,」,修长悬浮的美腿在狂暴的抽插下,不由来交叉缠绕周武泰腰间,无数人喝望的粉嫩秘处,用力包裹进出的阳具,随着每次抽插,带出红白混合的精液滴落在床上……简陋的残旧房子,传来极度诱惑的娇吟,绝艳妩媚,高雅圣洁,被无数人倾慕的仙子,因思念生死不明的意中人,企图一醉解千愁,却被陪伴,陪喝,倾慕她无数日夜意中人的朋友,在醉酒壮大胆子,控制不了欲望,抛弃道德,不顾一切后果的念头下,变幻成她思念的男人,在无尽思念与无尽愧疚并且醉酒下,绝艳妩媚,高雅圣洁的她,一时间被迷惑了,就这样两人拥有激吻中,她被抱上残旧的床上,在她热情回应下,两人的衣服一件件的减少,直至赤裸相拥热吻,越吻越激烈,加上身体的摩擦使得醉酒的她欲望无比强烈,就这样绝艳妩媚的她这一夜醉酒被熟悉却陌生,倾慕她的意中人朋友抚摸全身,这一夜高雅圣洁的她被脱光衣服,第一次全身赤裸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这一夜冰清玉洁的她不但与男人热吻,身体摩擦,更是主动张开性感笔直的美腿,让以为是意中人的他,提着丑陋坚挺坚硬的阳具,挺进无数人梦寐以求,日思夜想,甘愿牺牲生命也要一夜风流的秘处,落下刺眼代表清白的落红,滴落在床上,这一夜醉酒的她抛开羞耻,释放内心无尽的愧疚与思念,心甘情愿为他化身为荡妇,主动缠绵迎合,为他发出淫荡至极的娇吟声,却不知道这个他却不是思念的意中人……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绝艳妩媚,醉酒的木冰眉,娇手紧抱周武泰身体,娇体痉挛,美腿悬浮伸直,脸色潮红,仰着头,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失神,而周武泰也脸色潮红,紧抱倾慕多年的仙子,满脸兴奋,眼神失神激动,身体僵直,两人呼吸急促,同时第三次一起高潮,良久后,木冰眉与周武泰都满脸幸福满足的紧抱对方而睡……这一睡就是一天,当木冰眉睁开朦胧的眼睛时,已经是深夜了,房间点着有灯有些昏暗,她先是感觉头有些疼,眉头不由来一皱,还没等她看清情况,就听见一把温柔心痛的声音道:「你醒啦,是不是头疼,这时喝多的后遗症,来吞了这枚丹药就好了……」木冰眉闻然顿时全身僵硬,内心惊恐,慌乱,连忙抬头一看,顿时发现思念的王林,正一手支撑头颅,满脸心痛的看着自己,她脑海顿时一片空白,然后醉酒后疯狂的一幕幕随之模糊的记得一点点,她脸色顿时通红,羞涩,她低头发现两人身体被被子盖着,她被内的娇手微微抬起被子,顿时发现两人全身赤裸,同时看见「王林」的一只放在自己的饱满圣峰上,还有感觉秘处传来阵阵微痛,她终于忍不住了,发出「啊……」慌乱,惊恐的尖叫,同时还连忙转身背对「王林」……变化成「王林」的周武泰当时就吓了一跳,以为被木冰眉看出了自己不是「王林」,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时,呗对他的木冰眉羞涩问道:「王林,我,我们怎么会???」周武泰闻然顿时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中的丹药,内心无比紧张道:只要她吃了这枚丹药就绝对看不出我不是王林,我一定要她服用,然后过了今晚我就恢复朱雀子,保守这个秘密,除了我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周武泰这么一想后,知道此时不能让木冰眉慌乱的心静下来,于是连忙身上往前一移,从背后紧抱木冰眉的娇体,温柔道:「你忘记了吗,你昨晚喝多了,我回来看见你一人趴在桌子上,于是我就抱你进来了,然后抱着我哭着说对不起我,跟平儿,然后。,」还没等周武泰说完,木冰眉听见后,脑海确实模糊记得有这么一幕,她知道接下来他要说的话,连忙满脸通红羞涩,感受背后与他身体紧贴,特别是臀部哪里有根坚硬烫热的异物,娇体僵直,心跳猛跳,内心慌乱羞涩,却又幸福甜蜜,她声音颤抖道:「不要说,王林求你不要说了,你可不可以放开我……」周武泰哪里会听,他知道如果放开木冰眉可能就会离开,于是他更加用力紧抱她的娇体,控制阳具轻微与她的翘臀摩擦起来,坚定道:「不行,这次大难不死后,让我知道要珍惜眼前人,昨晚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已经绝对忘记过去,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会要保护你,我不准你离开我身边……」木冰眉闻然,娇体一颤,媚眼瞬间充满泪水,声音颤抖道:「你说什么,你真的原谅以前对你,跟平儿所做的事情吗??」周武泰连忙松开手,背对自己将木冰眉弄到侧身对着自己,然后满脸坚定道:

  「没错,我原谅你对我以前所做的事情,不过你答应我,不准离开我……」木冰眉看着思念无数日夜,熟悉却陌生的「王林」,她流着泪水,本来修炼无情意境的她,因柳眉的分身对王林所做的残酷事情,不知不觉变成了有情意境,因有情意境使她无比愧疚,使她不知不觉深爱着王林,使她可以为王林做任何事,甚至牺牲性命,她此时无比感动,幸福,没有察觉到近在眼前的「王林」是假扮的,忍不住抱着王林痛哭道:「呜呜,呜呜呜,谢谢你,呜呜,」周武泰紧抱痛哭的木冰眉娇体,内心心痛又兴奋激动,大手轻抚她光滑的后背,温柔道:「不要哭……」哭了不知多久,木冰眉终于停止痛哭,哽咽抽泣时,忍了很快的周武泰,闻着诱人的体香,感受胸口的柔软,他终于忍不住了,眼睛炽热通红,他呼吸急促粗喘,不过他不敢立刻压着木冰眉索取,害怕被发现了,他先是松开娇体,大手捉住娇肩将木冰眉推开一些,这时满脸泪痕,眼睛微微红肿的木冰眉抬起头,绝艳妩媚又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他强忍着,满脸心痛,擦拭她的泪痕,眼神倾慕,心痛,炽热,低头轻轻吻着她的红唇。

  痛哭过后,内心暂时异常脆弱的木冰眉,娇体一颤,脑海「轰」的一声,空白一片,睁大眼睛,感受嘴唇被轻轻索吻,几个呼吸后,睁大的眼睛缓缓闭上,没有回应的樱唇微动,开始回应起来,娇手微微用力捉住周武泰的肩旁……周武泰随即翻身压着木冰眉,大手紧抱她娇体,嘴唇开始加大索吻的力度,「唔唔唔……」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越吻越热情,当周武泰舌头伸进木冰眉口中交缠她娇舌时,两人忽然激烈的热吻起来……绝艳妩媚的木冰眉闭着眼睛,娇手用力紧捉周武泰的肩旁,娇体僵硬,她无比紧张,樱唇生涩的热情回应着,脸色越来越红润,当清楚秘处流出热流时,脸色变得艳红,勾人心魂,此时的她尽管羞涩,却内心是幸福愉悦的,多少过日夜,每时每刻都被自己分身柳眉对王林,王平所做的事,无比后悔,愧疚,悲痛,可是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改变,在无数后悔,愧疚的日子里,她都不知道何时已经开始在意关注王林,当发现时已经不知不觉深深爱人了王林,然后随着两人差距越来越大时,她感觉很无力,觉得帮不了王林,那时她内心早已经决定那怕有天没命也要帮助王林,而现在听见王林原谅自己,她哪来不幸福愉悦,感受秘处流出热流时,本来以她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热情回应的羞耻之事,但是为了王林,她愿意强忍羞耻,羞涩,主动热情的回应,只希望王林可以更加舒服……变化成「王林」的周武泰感觉,梦寐以求,日思夜想,倾慕无数日夜,绝艳妩媚的女神木冰眉,竟然越发热情回应自己,他强忍保持的理智已经控制不了了,因为他清楚知道木冰眉不是迎合自己,而且迎合回应「王林」,他也知道现在的木冰眉之所以没有发现自己不是「王林」,主要是因为内心羞涩,慌乱,紧张,一时间没有发现,只有木冰眉冷静下来后,立刻就发现他是周武泰不是「王林」的事实,因此他刚才才那么心急压着木冰眉索吻,不过现在感觉木冰眉更加热情回应时,他仅存的理智完全被欲望吞噬。

  残旧却没有异物的被子,覆盖周武泰与木冰眉赤裸的身体,现在周武泰一边热吻索吻,一边被内的大手,一只按在饱满柔软的圣峰温柔揉搓,一边顺着娇嫩的娇体,抚摸过平坦的肚子,浓密的阴毛后,直接覆盖神秘又无比诱惑的秘处,顿时,就感觉秘处口很是湿润然后感觉木冰眉娇手更加用力捉住肩旁,娇体颤抖一下就用力绷紧,停止动作,任由他索吻……「唔唔,」周武泰疯狂索吻几下后,嘴唇不舍离开红唇在完美无暇的绝艳脸色狂吻,大手温柔揉搓圣峰,抚摸湿润的秘处,清楚感受木冰眉的狂跳的心跳,他知道木冰眉现在肯定无比紧张,他没有打算让她平复一下,而且他想到终于得到跟倾慕多年的仙子双修,想到等下是脑袋清醒不是醉酒的木冰眉,他就已经忍不住了,连忙眼睛通红,炽热兴奋,在木冰眉耳边轻声道:「两腿分开……」,木冰眉闻然,脸色当时就通红,满脸羞涩,媚眼水汪汪,眼神羞涩幸福,因感觉太羞耻了,索性闭上了眼睛,下一秒,本来有些凸起的被子,忽然隆隆而起两个山峰,接着山峰大大分开了,她没有丝毫挣扎犹豫,完全按照「王林」的话去做,其中的理由就是她可以为王林做任何事情,即使多年羞耻她都愿意……周武泰感受的到,被内木冰眉双腿竖立分开,身体一动,调整一下,双腿跪在她两腿之间,双手支撑起身体,近距离看着身下倾慕无数日夜的绝望妩媚木冰眉,炽热,兴奋的通红眼睛,深深看了几眼后,一手伸到被内,下一秒,闭着眼睛的木冰眉,猛得睁开眼睛,娇体僵硬绷紧,满脸通红羞涩,娇手不由自主捉住身下的被单,呼吸急促娇喘不已。

  周武泰呼吸急促粗喘,当大手支撑好身体后,他眼神倾慕,炽热,兴奋激动,温声道:「我要开始了……」没等木冰眉的回答,他就下体一动,顿时,感觉秘处口有发热异物顶着,忽然猛得入侵秘处内一半位置的木冰眉,猛得瞪大眼睛,娇手更加用力捉住被单,眼神茫然,微微红肿的樱唇半张,情不自禁发出,微抬起头发出诱人的娇吟道:

  「嗯啊……」

  周武泰闻然仿佛鼓励他继续的美妙诱人娇吟,他无比兴奋激动,感受阳具被秘处包裹一半传来的美妙,他没有犹豫,控制阳具接着用力一挺,下一秒,瞪大眼睛,脸色通红,茫然的木冰眉,突然抬起头,瞪大眼睛,眼神失神痛苦,眉头紧皱,红唇大张,脸色退变回红润,娇手用力捉扯被单,看着他,满脸痛苦娇吟道:「啊,痛,啊。」这一刻没有使周武泰恢复一丝理智,反而更加让他兴奋,激动,刺激,他大手连忙紧抱木冰眉的娇体,压在她娇体上,兴奋激动笑道:「哈哈哈,你是我的,柳眉你是我的,我爱你,」埋头狂吻她的玉颈,同时阳具开始快速用力抽插起来……「啪啪啪」,「啪啪啪」的轻微撞击声从被子内传出,「啊啊,啊哈,啊啊,」随着阳具的进出,秘处传来疼痛,还有充实,酥麻的感觉,眉头紧皱,脸色有些发白,媚眼布满泪水,眼神茫然失神,痛苦的木冰眉,强忍着疼痛,用力捉扯被单的娇手松开,连忙松开,抬起紧抱「王林」的身体,被内竖立的双腿不由来分到最大……「啪啪啪」,「啪啪啪」随着阳具的抽插越来越快,起来越用力,秘处传来的疼痛被酥麻,酥痒,美妙,舒服,充实慢慢吞噬着,几个呼吸,已经只感觉轻微的疼痛,脸色迅速艳红起来,无比清楚感受秘处的阳具,木冰眉无比幸福愉悦,眼角无声无色流出一行泪水,眼睛迷离茫然,脑海一片空白,仰着头,发出诱人的娇吟道:「啊啊,啊哈,啊啊,」诱人的娇吟与淫秽的撞击声在房间里不停响起,小半柱香而已,忽然声音就停止了,只见床上周武泰趴在木冰眉娇体上一动不动,满脸潮红,眼神兴奋激,失神迷离,双手紧抱她,而木冰眉娇手用力紧抱周武泰,仰着头,满脸潮红,绝艳妩媚,勾魂摄魄,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失神,脑海一片空白,第一次清醒下,享受浑身与神魂无比舒服轻松,仿佛飞升似得,难以形容的高潮……高潮过后,周武泰没有第一时间继续抽插,而是无比深情,眼神倾慕的看着木冰眉,温声表白道:「柳眉,你知道吗,我其实第一眼看见你,就对你念念不忘,直到今天我终于得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么开心吗,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这番话他无数次幻想,今天终于说出来了,说完他就低头吻着红唇索吻起来,并且阳具缓慢抽插起来……「唔唔……」木冰眉刚刚高潮余蕴过去,就听见「王林」这一番话,脸色一变,眼神也一变,随即近距离看着炽热倾慕的眼睛,她闭上了眼睛,眼角再次无声无色流出一行泪水,紧抱的娇手松开,无力滴落在床上,任由他索取……周武泰感觉木冰眉没有开始时热情,不过他觉得应该是暂时满足了欲望的原因,他没有在意,继续尽情索取……「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都是缓慢轻微的响起,随着阳具的抽插开始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

  「嗯,啊,啊,啊哈。啊啊,」

  「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啊,」

  「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嗯,啊……」木冰眉诱人至极,让人血脉沸腾的娇吟,都是随着阳具的抽插快慢娇吟着,同时还伴随着,轻声的,「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不知不觉,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早晨,忽然一个身影从屋子狼狈出来然后一闪不见,而这时,房间内床前的地上满地都是衣服,裙子,抹胸,沙衣,裤子,被随着扔掉看起来很是淩乱却又充满诱惑。

  床上,绝艳妩媚的木冰眉眼睛泪水汪汪,无声流着泪,眼神痛苦万分,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脸色红润,秀发淩乱樱唇红肿,全身赤裸躺在床上,没有丝毫遮挡,雪白的脖子布满粉色吻痕,饱满白嫩的柔软圣峰布满吻痕,还有指痕,粉嫩的樱桃被吸吮得通红坚挺,修长的性感美腿垂直微微分开,浓密幽黑的阴毛,秘处口附近阴毛湿漉漉四周都占有白色的精液,粉嫩肥美的秘处口撑开一个洞口,一时间没法癒合,此时秘处流出一滴滴的白色混合精液,滴落在床上的其中一滩精液上……木冰眉有种想自尽的冲动,不过由于王林的原因修长有情意境,使得她很珍惜有关的人,昨晚第一次高潮周武泰表白时,她已经知道身上的人不是思念爱慕的「王林」,因为她熟悉王林为人,他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聪明的她当即就知道是周武泰,她看见周武泰眼神的倾慕炽热,她本来想挣扎,脱离,可是有情意境使她改变了想法,因为她第一次感受到美妙难以形容的高潮,加上是真正意义上夺去她处子清白之躯的男人,又知道她跟她不可能在一起,出了房间两人就再也不会再见,最主要的是双修欢好,高潮所带来的美妙快感,让她沉沦喝望,身体传来喝望,那一刻聪明的她知道自己本质是个淫荡的女人,可是虽然知道但是身体传来的喝望严重影响着她的思维,内心经过剧烈的挣扎,最后她还是将今晚给了周武泰,当作跟他一刀两断的补偿,至于决定为何会是这样,因为对于孤独寂寞,失去所以亲人,不再无情并且变得无比看重感情的她来说,不管是不是醉酒或者是周武泰卑鄙无耻都好,事实就是周武泰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人,甚至是最后一个,她看出感受周武泰对自己的倾慕,强烈占有欲,对于已经变成自己最亲密的周武泰,她知道自己不能跟他在一起,又知道他们的关系就在这次双修后就永远不再见,这样的情况下,就是事实如此残酷,悲痛欲绝,她还是很珍惜自己第一个最亲密的男人,因此最后她才决定将自己今晚献给了周武泰,当作对自己对他的补偿。

  本来木冰眉不迎合,不反抗,任由他索取满足为止,可是对于新人的她,完全不知道双修欢好的厉害,她也就仅仅坚持片刻,就被抽插引发起欲望,接着随着抽插越快,越来越喝望得到更多的快感,脑海不停浮现高潮的滋味,她一时间也忍不住,脑海一片空白下,娇手环抱周武泰后颈热情回应起来,就这样,有了第一次的回应接下来的意志就没有那么坚定了,接下来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回应,就在刚才察觉周武泰满足后,她看着埋头吸吮乳头的周武泰,语出惊人道:

  「你满足了,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你不是王林,我看出来你真的很爱我,不过我跟你是没可能的,我爱的人是王林,之前为何不说,是因为昨晚就当做我对你补偿,我们从此一刀两断……」就在周武泰想说什么时,她爆发出惊人的修为,吓跑了他,狼狈离开,一个时辰后,木冰眉眼睛红肿,衣着整齐,出了房间一片消失不见,只留下房间的床单,不下七处被精液湿润的痕迹,也在今天之后,周武泰经常独自一人来这里过夜,每次他都回忆起当晚,他跟倾慕的木冰眉疯狂双修欢好,一晚足足高潮七八成才完事。

  字节数:3254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