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企淫乱系列屈辱的办公室秘书
国企淫乱系列屈辱的办公室秘书

阿晴是个35岁的少妇了,对於她来说,老天很是偏爱,岁月的痕迹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苍老的痕迹,相反的,由於年龄的原因,她更具有了成熟女人的丰韵和性感。

  一张娃娃样的小脸,总是带着甜甜的笑,眼睛很漂亮,俏俏的向上挑着,弯弯的眉毛象细细的下弦月,尽管生过了孩子,但是细细的腰身还是很苗条,挺挺的屁股,从后面看过去总让人产生干一下的感觉。

  丰满的乳房遮掩在薄薄的衬衣里,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撕下衬衣,能好好的爽一下,才是真正的快乐。

  表面上阿晴是个规规矩矩的白领女士,但是实际上,她是厂长的私人禁锢,真正的全方位的为董事长服务的一个骚货。

  突然,阿晴的西门子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音乐,是很独特的歌曲,阿晴笑了,她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公司董事长张丰的,只有他的手机打来才有这样的声音,好久不见张丰了,他去北京公干好几天了。

  想着想着,阿晴的下身竟然汩汩的流出了淫水,耳朵根腾的红了,要是能撕下她的裙子,会发现她的连裤袜已经湿的很厉害了。

  “喂?我回来了。”电话里传出了一个男声,“想我么?小骚货,下面湿透了吧?”

  “嗯~~有人在旁边,轻一些。”这是温柔的女性的声音,像是在催眠着什么,要是能天天听着这样的话,真是幸福的向日葵。

  “那你过来吧。”

  “好,我就来。”

  阿晴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迈着小步赶快离开了办公室。

  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见怪不怪了,何况她是和谁,大家也没必要找不自在了。

  作为一个管理20000多人的大公司的领导,张丰心里的压力和负担也很大,当初,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张丰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努力和奋斗,完全把张丰的上台归结於拍马屁和行贿是不正确的,也是不公平的。

  确切的说,张丰的上台也是自身努力的结果,为了这一天,张丰从原来的一个小小的大学毕业生,现场的操作工,一步一步成为班长,工段长,调度主任,总经理助理,直到这一步,很多人都认为不到40岁的张丰是通过行贿和买官走到这一步的,但是只有张丰自己和他的知交好友才知道,张丰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多少。

  自从22岁分配到公司工作,很多同时分来的大学生都留在了机关,只有他当时主动要求到才成立的新系统当一名普通的操作工,十几年来,加班,工作,学习是他在公司的全部内容。

  在这期间,原来学工科的他自学通过了法律系本科,并通过了真正的MBA课程,在很多人头疼的英语方面,张丰可以很流利的和老外交谈,其卓越的谈吐和不凡的见识让很多来公司的外国人也赞叹不一。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这是一个标准的董事长办公室,宽大的空间,黑色的花岗岩地面,很少有人用这种颜色的花岗岩做地面的,这是张丰的意思,他觉得黑色就意味着庄重和严肃,这样,那些老资格的人进入了这个房间,自然会感到压抑和不自在,这也是给很多不服气他的人的一个下马威。

  自从坐上了这个位置,张丰每天真可以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八个字形容自己的心情,可是也只有这样,从小就不愿意服输的张丰才觉得生命的真正价值所在。

  除了这样的地面,整个房间显得整齐乾净,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一排书柜靠墙立着,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尤其显眼的是很多军事书籍,很多战史书籍和战略书籍摆满了满满的一层,显示着这位领导人是一位军事爱好者或者说是一位准军事专家。

  书柜还有一个独特的地方是有一些医书放在书柜里,知道的人明白张丰出身医生世家,父亲和外公是很有名的中医,其他就是司空见惯的管理书籍,法规大全,和人际关系书籍。这一切都说明着这个领导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书柜前是一张标准的老板办公桌,深褐色的桌面体现着庄重和威严,桌子上摆放着一台DELL电脑,宽大的液晶显示器会让很多爱好电脑的垂涎不已,电脑边是一面国旗,还有一些文具整齐的摆放着,除了这些,桌子上就什么也没有了,很多领导人桌子上堆的很高的文件这里却一张也没有,显得整个桌子乾乾净净的。

  正对着书柜的是一排沙发,很普通的木质沙发,也许说是椅子更为贴切了,这是来人谈话的时候坐的。椅子的前面是一个小茶几,和椅子是一套的,除了这些,整个办公室显得空旷,简洁。

  书柜的旁边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这个门里的故事发生的将是大家最感兴趣的了,我们的张丰董事长就是在这里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性,特别是我们美丽的办公室秘书:阿晴。

  我们的男主人公张丰有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宽宽的额头,头发向后面梳理的很整齐,挺直的鼻梁,唯一的缺陷是两条眉毛太短,像2条黑黑的虫子爬在眼睛上。

  阿晴曾经开玩笑的说:“这种眉毛象胡子一样要修修才好看。”

  而张丰却说:“这样的眉毛代表着很多的运气,是不可多得的好眉毛,不能动的。”

  薄薄的嘴唇,显得张丰很刻薄的样子,实际上,在很多方面,张丰确实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很多得罪他的人最后都是没有什么很好的下场;而同时,张丰也是一个重情谊的人,他的朋友以及情人,包括下面的职工和干部很多人都是感激他的,在他们的心目里,张丰是一个好领导,不管他的个人行为如何,在对待职工和工作上,认真负责,温暖有加,是最好的解释。

  现在我们的主人公躺在办公桌后面的躺椅上,皱着眉,好像很发愁的样子,看到阿晴进来,眼睛一亮,笑了。

  「怎么了,张丰?」阿晴轻轻的问,没有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称呼的,「北京之行不顺利?」「是,这次股票上市的事情,又无功而返了,北京的这些老爷们,简直是他妈的畜生,钱花到了,还不行。」想到了北京之行,张丰的眉头一跳,好像有什么事一样的。

  「没事啊,张丰,只要功夫深,铁棍磨成针。」阿晴还是轻声的说着,走到了张丰的跟前,搂住了张丰的肩膀。

  「铁棍?呵呵……想我的铁棍了吧?」张丰坏坏的笑了起来,「来,帮帮我。」「哼,你这个坏蛋,到北京又不知道和谁混了,还要我来帮你。」阿晴说着话,但是跪了下来,把头低下来,吻到了张丰的裤裆里,纤纤的小手解开了张丰的拉链,呵呵,内裤已经涨的高高的了。

  「来吧,宝贝!」张丰喃喃的说着,手伸向了阿晴的后背,解开了胸围的钮扣。

  「不要在这里,好吗?」阿晴温柔的说着:「到里面去。」「好!」张丰站起来,一把把娇小的阿晴抱了起来,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好厉害么,小骚货。」阿晴已经开始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柔情万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张丰抱着阿晴,来到了,书柜边的小门,一下把门推开,这是一个不小的房间,同样很整洁,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不小的卫生间。

  张丰和阿晴搂抱着摔向床,两个人的喘息声,充斥着房间,是整个屋子里散发出淫迷的味道。

  「来,含着它,含着你的铁棒。」张丰喘着粗气说。

  「嗯,啊,不要……」阿晴发出一声惊呼。

  只听此拉一声,整个的衬衫被撕了下来,阿晴整个胸部暴露在空气之中,丰满的乳房由於刚才张丰已经揭开了钮扣,全部的露了出来,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刺激,两个嫣红的乳头猛地挺立了起来,像是红红的樱桃盛开在洁白的荷花上。

  张丰挺起身,被这耀眼的美色吸引的无法自制,扑了上去,吻到了阿晴的乳房,尽管已经和阿晴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可是每次看到这些,张丰还是不由自主的坚硬着,想马上插入阿晴湿湿的嫩逼里,张丰贪婪的吮吸着阿晴的乳房。

  阿晴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啊……啊……你坏死了……不要咬了啊……我受不了了……」张丰没有理会,继续在阿晴白嫩的乳房上亲吻着,同时把手伸向了阿晴窄窄的ol裙,摸到了阿晴修长的大腿,把裙子掀了起来,抚摩着肉色的连裤袜,感觉滑滑的,柔顺极了。

  张丰的手还在肆孽的活动着,感觉很湿了,「怎么敏感啊,我的小宝贝?」突然,阿晴又一声惊呼,「不要不要进去。」原来阿晴没有穿内裤,而且连裤袜的前面还是开了一个口的,张丰的手指伸进了阿晴的潮湿的秘洞里,摸到小小的豆豆,张丰开始揉捏着这个小小的肉芽。

  阿晴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天啊……好痒……饶了我吧……张丰……快给我……我是你的啊、啊……」「不要那么大力,我受不了了……」「小骚货,这些天有没有想我手淫,嗯?!」张丰嘴里说着粗鲁的语言,和平时的温文尔雅大相迳庭,只有这样张丰才觉得刺激觉得更加的坚硬。

  「想了……我天天晚上想你……都要摸自己的骚逼……只有你才能给我高潮……啊……啊……,我来了……啊……」阿晴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一股股淫水猛的冲向张丰肆孽的手指,美丽的女秘书第一次高潮了。

  「真没有想到,阿晴怎么敏感,怎么的不堪一击。」张丰心理充满了征服的得意。

  「你坏死了,在北京和谁学的怎么厉害?」阿晴娇喘着问。

  「没有啊,哪有时间啊!」张丰得意的回答:「你怎么不穿内裤,而且连裤袜剪开一个口子干什么?」「坏蛋,还不是为了你方便啊!」阿晴嗲嗲的腻道。

  这句话在瞬间又掀起了一层巨浪,张丰猛的一个翻身,把阿晴紧紧的压在身下,开始吻着阿晴的嘴唇,舌头纠缠着,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张丰七手八脚的把身上的衣物撕下来,紧紧的贴在阿晴的身体上,没有任何阻碍的,粗大的阳具进入了阿晴隐秘的私处。

  「嗯……慢一点,痛!」阿晴娇叫着,「知道。」张丰感觉着自己的肉棒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湿润的感觉就像泡在牛奶浴里,肉壁之间相互摩擦着。

  阿晴虽然生过了孩子,但小屄还是很紧,肉棒插在里面很舒服,「可以动了么?」张丰温柔的问道,「嗯,好多了。」「那我开始了啊!」话没说完,张丰开始猛烈的抽送着,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到里面,阿晴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呻吟。

  「好……舒服啊……」张丰嘶哑着叫道,每一次的抽送,阿晴的骚水都被带了出来,房间里更是弥漫了淫荡的气息。

  「慢一些,好吗,我想好好感受你,好长时间没有了,真是很想你。」阿晴温柔的说。

  听着胯下美人的倾诉,张丰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节奏,开始慢慢的进入,肉棒在淫水的滋润下,变得更加粗大,龟头红通通的,像巨大的蛇头张牙舞爪,张丰将阿晴的双腿分开举起来,把阿晴的小屄全部暴露出来,多么美的景像。小小的洞口残留着点点的淫水,由於充血的原因,肉芽显得鲜红可爱,本来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阴毛,被蹂躏得一塌糊涂。

  由於双腿分开的很大,洞口被分开了,张丰站在床边,扶住阿晴的双腿,撕扯下阿晴还挂在双腿间的连裤袜,将阳具紧紧的抵住秘密的洞口,没有时间的等待,阳具又一次闯入美丽的屄屄。

  这一次的动作轻柔而体贴,肉棒紧紧的贴着肉洞的下方插了进去,由於淫水的滋润,秘洞显得潮湿温暖,阳具像探险的一页小舟,慢慢游弋在布满石钟乳的石洞里,唯一不同的是这艘小舟粗大坚硬,把石壁上的石钟乳一个一个顶开,直捣石洞的深处,阿晴发出满意的叹息声。

  张丰开始慢慢的进入,又慢慢的抽出来,双手把阿晴的腿分开很大,每一次进入都充实的进入屄屄的深处,感觉着秘洞的紧缩和刺激,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阿晴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声。肉棒变得更加坚挺和粗大,张丰觉得有点激动了,遂放慢节奏,开始玩弄九浅一深的把戏,把阳具抽到洞口,再轻轻的插进去一点,让阳具磨蹭着阿晴柔嫩的阴蒂,激发阿晴内心淫荡的欲望,不久再深深的插入,使肉与肉之间的密切接触更加彻底。

  随着动作的不断加快,阿晴的呻吟也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遏止:「哦……啊……舒服极了,张丰我……爱死你了……你干得我要死了……」同样张丰的身体也渐渐进入了高潮的状态,张丰猛烈的撞击着阿晴的嫩穴,阳具每一次都带出来很多的淫水,床单都湿了一片。

  阿晴在快乐的过程中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张丰放下阿晴的双腿,一下趴在阿晴的身上,叫道:「阿晴,抱住我,快!」阿晴双手环抱着张丰的腰部,努力的把臀部向上抬着,配合着张丰的撞击,终於两个人同时发出快乐的呻吟。

  阿晴修长的双腿猛的一伸,整个身体向后一仰,美丽的双乳战抖着,乌黑的秀发像瀑布一样披散了下去,张丰也疲惫的趴在阿晴的身上,懒懒的不愿动弹。

  过了一会,才从阿晴的身上离开,躺在一边,同时抚摩着美丽少妇的丰满乳房。

  浊白的精液从阿晴鲜红的嫩比里流了出来,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躺着,享受这疯狂后的宁静,两个人都知道,片刻之后就要分手了,虽然都舍不得对方,但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门轻轻的开了,阿晴像小猫一样从门里面钻出来,如果真是猫的话,也是一只发过春的雌猫,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阿晴整了整衣服,向外面走去。

  当阿晴走过以后,旁边的门也轻轻的打开,一双恶毒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阿晴的背影,一个半老的秃头咽了一下口水,缩了回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