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婆外遇的日子
老婆外遇的日子

我与妻子结婚已经五年了,在一起很恩爱的,

  几年来从没红过脸。

  她在一家银行分理处上班,聪明能干,很是机灵,几年来凭着较强的业务素质已担任了分理处的副职。

  她业务很忙,在外应酬也逐渐地多了起来,

  为了工作这都是很正常的加上我自个整天也挺忙的也就从没发现我们之间有啥问题。

  有一天,我不是太忙,在公司也没啥事,

  一想好久没与老婆在一起到外面吃饭就开车往她单位去了我很想给她个惊喜就没给她打电话。

  到那以後我把车停在她单位对面,当时离下班时间不久了,就没进去想在那等着她。

  就在这时,我看见她们银行门前开过来了一辆本田,我也没太在意就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突然间发现我老婆从车上下来了。

  我看见车上一中年男人把车窗摇了下来,

  老婆弯下腰那男人在她耳边说着什麽老婆笑着打了他两下那人笑着调过车头开走了。

  我老婆站在那里,用手抚了抚有些散乱的秀发,注视着远去的车影转身进了银行内。

  我当时心一沉,但一想也许是她的一个重要客户吧,就没太多想。

  过了不久老婆下班了,我把车开了过去,

  她一看见我一脸很吃惊的样子但也没多说啥就上了车。

  我说:

  「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

  」她高兴地说道:

  「好呀!在单位里累了一整天,

  回家也不想做饭了。

  」我说:

  「你可真忙呀!累坏了吧?」她说:

  「可不是的,

  在单位拴了一整天连大门都没迈出去一下。

  」我一听心里咯登一下,特意留意一下她,

  看到老婆的脸上明显地是刚补过的妆头发虽然刚梳理过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有那麽的一丝凌乱。

  「看我干吗?不认识我呀?」说完老婆撒娇的打了我一下,我一下子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老婆笑着打那个男人的样子。

  晚饭吃得我是索然无味,但老婆开心地一个劲的与我撒着娇,我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不敢再往下想了心里堵得很是难受。

  晚上回家老婆很是激情,在床上折腾了半夜。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留意着老婆的行踪,但一连两三个月也没发现有啥不正常的举动,於是就放下心来想来还是我多心了吧!就在我放下心时却又发现一件事让我起了疑心。

  我发现老婆不知道啥时开始,把手机改为震动的了,有几次我们在一起时看到她偷偷的将手伸进包里把电话给挂断了我就假装没看见。

  有时很想把她的包翻开检查一下,但又怕她发现了,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老婆以前回家总是把包随便地一放的,可现在总是很小心地放在她的视线以内,我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突然我想起了她的手机卡是用我的身份证去办的若有事肯定能查得出来。

  想到这後,我就立即去了通信公司,调出电话单後,我一看还真有问题。

  有一个号码与她联系得很频繁,他们每天都在联系,最多的近三十次。

  现在有了线索,证明了我没猜错,下一步我就得抓住他们的证据了。

  虽说她很小心,但肯定要有疏忽的时候吧!一天机会终於来了。

  那次我回到家,发现她的包在家,人不知道去哪了,我迅速地打开包拿出手机打开短信一看就是那个号短信里那人称呼她「我的宝贝」她称呼他「老公」。

  从短信上看他们不止一次的在约会,而且说的内容很肉麻。

  这天老婆打来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有个姐妹过生日她要晚一些才回来。

  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去她单位,但不敢开自个的车,急忙向朋友借了一辆在快下班时一直在那等着。

  果然在下班後,那辆本田准时的开了过来,

  老婆神采奕奕地走出了大门直接上了那辆车

  我就一直跟着他们。

  跟到了一家宾馆,远远地看到他们从车上下来,那男的半搂半抱着我老婆走进了宾馆那男的还不时地低下头在她耳边说着什麽逗得她不住地撒着娇去拧那男的脸。

  看着他们走了进去,我整个心彷佛都被人给掏空了,自个独自一人在一家饭馆里打开了一瓶酒喝乾了它呛得我眼泪直流。

  不一会酒劲上来了,感到天旋地转的,打电话让我朋友把车开走,自个召的士回了家。

  回到家都近十一点了,老婆还没回来。

  晚饭也没吃啥,肚里是翻江倒海的,一下子连中午没消化的全吐出来了,我倒在客厅里也没劲爬起来了吐得身上丶地上全是脏物不一会就啥也不记得了……等我在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我也在床上躺着呢脑袋痛得像要炸了似的。

  透过门缝,我看见老婆在客厅里忙碌着,

  我全身衣服都被换了下来身上也被擦乾净了。

  再一看,都深夜两点多了,我就喊她。

  老婆忙进来了,

  说:

  「醒来了?」给我倒了杯水,

  又拿来醒酒药让我吃下。

  责怪地说:

  「看我不在家,你喝那麽多干吗?与谁在一起喝的?你不会不喝吗?

  这样很伤身体的。

  」我没有说话,看着她为我忙忙碌碌的,

  话到嘴边没说。

  是的,我们在一起几年了,渐渐地对一些事情已经忽略了。

  但我仍是爱她的呀!她不能这样对待我呀!我该找谁诉说?不敢与家里人说,怕老爸老妈生气更怕血气方刚的侄男丶侄女及外甥们给我惹出事。

  确定老婆偷情後,我在痛苦地计划着……

  自从知道了这事後,

  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表面上却还得强装笑脸

  生活好累呀!我甚至要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在以前我有个幸福的家庭,事业也是小有成就,朋友们都在羡慕我这事若被人知道了我还咋活下去呀?我该怎麽办呀?

  我的脑子真的是一片空白。

  谁能告诉我到底该咋办呀?

  这种事放在谁身上,

  谁也受不了呀!我想过去把那男的给废了但是我有家庭丶有父母有我的兄弟姐妹还有个很小的孩子我生活的责任远远要比这个重要得多。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後,我决定先把家庭财产给转移,这是第一步;等我一切完成後就来个釜底抽薪走人。

  我把计划具体地考虑成熟後就开始行动了:

  首先,

  我给一个远方的同学打了电话只告诉他我要做一笔生意要从他的公司里过一笔帐。

  在得到他的同意後,我就开始准备工作了,

  我准备把钱转过去後用这笔钱再注册一家公司

  然後再从那转到我姑家这样的话她是找不到了的。

  在一切准备就绪後,我就与老婆谈了。

  我说:

  「我同学在南方的公司效益不错,

  就是缺少资金想让我们入股。

  」老婆说:

  「那好呀!不过你得实地考察一下,

  再把公司的详细资料给我看看我看能投资吗?」这些可是小菜几天下来我就搞定。

  老婆很放心地把家底都给我交了出来,我一看,就趁热打铁说:

  「咱把房子押出去多贷点资金会周转得快些。

  」她说成,很快也就办妥了。

  当把这一切办妥後,我的心里是空荡荡的,

  看着她那无忧无虑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她知道这一切後该是啥样?

  在以後的日子里

  我常常向她汇报着入股後的发展是一片大紧接着我也在这边做好了撤资的准备。

  看着她蒙在鼓里,我心里也不好受。

  有天我突然问她:

  「假如我们一无所有了,

  咋办呀?」她笑着说:

  「钱不是人赚的吗!以前我们不也是一无所有嘛那还不是照样过?你今天怎麽怪怪的问这干吗?」我默默无言。

  说实话,我这人就是心太软,看到老婆对我毫无戒心的,我真不忍心去欺骗她。

  有几次我都忍不想与她说,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想啥也不说了,现在好好善待她吧!每到周末,我们把孩子从父母家接回来在一起过着愉快假日上公园丶逛商场。

  每到深夜时,我常常会独自醒来,看着她缩蜷在身边熟睡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就这样抛弃她。

  我心里涌上一个念头:

  算了吧!我不去揭穿她,

  多给她体贴丶照顾让她感到家的温暖自个去了结就当是一片云飘过。

  我真的不愿让家丶让孩子受到伤害,孩子还小,若受到了伤害要远远的超过大人我大不了再找一个可孩子咋办?嗨在家里待长了就是忧愁寡断。

  想到这麽多,我在那段日子也是放弃了不少事来照顾家,我常常会拥抱着老婆深深地对她说:

  「我爱你!」每次她都激动得泪光闪烁丶眼圈发红。

  那段日子从内心里我真的已原谅了她,竟管她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我想可能她会了结的以後我也不会让她知道我的发现。

  在我正打算原谅她时,又有一件事刺激了我。

  本来在我看来还有和好的可能,若那样,

  我永远也不会把我的发现说出来不让它出现那道裂痕只让我的心滴血。

  可她再一次地让我失望。

  那天是老婆的生日,我买了块手表想在晚上吃饭时送她。

  下午我过去找她,邀她晚上去吃顿烛光晚餐,

  可她极力地说晚上有事走不开

  我问她:

  「真的有事吗?」她说:

  「是的。

  」但眼光不敢看我,手不自主地拉着衣服。

  「非得今天去吗?」我问,「嗯。

  」她点点头。

  我说:

  「那好,晚上我去我爸家吃饭。

  」我气得真想给她个大耳光子,但还是忍下了。

  我直接去了我爸家,吃完饭後带着孩子玩,

  晚上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到了深夜,电话打了过来,我没接,一遍又一遍,乾脆我给关了。

  她又坐的士过来了,我怕吵醒父母,就与她一起回去了。

  「你生气了?我真的有事,对不起。

  」老婆带着歉意说,

  我说:

  「没有,

  我只是困了

  在这睡着了。

  」

  「那你咋不打电话说一声?给你打也没人接,

  真让人担心我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那麽大了

  咋还给小孩似的让人担心!」她在一句句地责怪着我我真想大骂她一通以解我心头的怒火。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是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我的一腔怒火就想发泄。

  我起来上了趟卫生间,一眼看见了她扔在洗漱台上的内裤,我一看那里黏呼呼的一片液体火腾的窜了上来。

  以前她换下後都是及时地泡在盆里,今天可能我不在家,她着急得竟忘记了。

  当时我是脑袋一热,一下子窜进了厨房把菜刀就拎了出来,来到了床前可我又想起了可爱的孩子心就软了下来。

  我进了卫生间打开凉水冲在了身上,这时老婆起来了,问我:

  「深更半夜不睡觉干吗呢?」我说:

  「热

  我冲一下。

  」「你冲澡咋还拿把菜刀呀?」她满腹疑问,

  我支支吾吾地说:

  「我……我不会是在梦游吧?」她笑了:

  「快睡吧!别折腾了。

  」回到床上,老婆一头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真想一脚把她给踹下去。

  冲动是魔鬼,真的可怕,要不明天得多少亲人在痛苦,可那人会活得依然潇洒快活。

  我要离了,把老婆推给他,这场悲剧让他们去演吧!

  第二天老婆看到我给她买的表,

  激动地抱着我让我给她戴上

  说:

  「对不起

  真的不该扫你的兴。

  」我说:

  「没关系,只要你能高兴丶开心,

  就是我的愿望。

  」我一直送她到单位,她还舍不得下车。

  事到如此,我就必须加快步伐,实施我的计划了。

  (2)

  自从那次後,老婆回家得比较勤了,

  也不再很晚才回家了除了必要的应酬外大都在家每次都会做点我爱吃的等我回来在这平静的日子里掩盖着内心的世界。

  我为了将我的计划尽快完成,去了趟南方。

  经过几天的忙碌,完成了我的宿愿。

  夜晚独自一人走在沿江路上,看着笼罩在夜幕下的珠江,心中充满了愁怅忍不住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又打她手机关机。

  我郁闷地从南方回到了家,看到她那灿烂的笑容,真不知道她是为谁而悦。

  看着她那忙里忙外的身影,

  我想对她说:

  「我要离开你了。

  」每天我总是穿着她洗净丶熨好的衣服走出家门,以後有谁为我再做这些呢?每天我走出家门总会想:

  今天我还会回来吗?当我不能回来时

  这座房子也要变为他人的了她会去哪住呢?去她妈家还是去那人家?肯定要回她娘家去了那人是有家室的决不敢那麽大胆带女人回家。

  每个月我还是去把话单打出来,他们依然是频繁地在联系。

  期间我又偷看了她的短信,我真想把他给搧了。

  那内容看得我是又怒又酸,他若在我面前,

  我真要一刀宰了他!

  那男人传来:

  「我的小宝贝

  还有我那美丽的弧让我枕着你那对可爱的小白兔静静地入眠。

  」她回的是:

  「你坏!你坏!你坏坏……我要让你起不来!」还有:

  「今晨醒来,

  你的舌香依旧流连忘返昨夜你那美丽的臀依旧在我的怀抱中我那生命之根依旧感受到你暖暖的穴温。

  我要你那呻吟的高歌,还有那美妙的巅峰。

  」她回的是:

  「我在期待着那畅美的下一时刻。

  」*老婆偷情的丑事被别人捅破,我竭力为她掩护*我在加紧的把最後的股份低押了出去,我计划可进可退:

  若她非要与我争我就放弃走人;若她不争

  那我还把股份收回依然过我的正常生活。

  但就在这时人算不如天算,一件事把我的计划全给打乱了。

  那天晚上我在与朋友吃饭,我外甥急匆匆的给我打来电话,让我立即过去。

  在一间出租屋里我见到了他,一看里面坐了十多个人,桌上摆着砍刀与钢管我问他:

  「咋的了?」你说:

  「咋的了?你还活的挺滋润的

  人家给你戴了顶大绿帽子你还在那穷开心呢!今晚跟我去把他给砍了。

  他们现在西郊一辆本田车上呢!」

  我一听脑袋就大了,

  我说:

  「你是认错人了吧?不可能的。

  」心想这一去,我的一切计划全完了,肯定要出大事的。

  「我能认错人?你当我是瞎子啊?那小子是搞建筑的,开家建筑安装公司上次找我朋友给他打过场子。

  朋友亲口对我说:

  『他那个马子是你舅妈。

  』我当时还不信的,看了好几天,让我给逮住了。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今天是准备好了叫你来的。

  」他在冲我嚷嚷着。

  我说:

  「若是真的,我会处理好的,

  你别多事。

  」「啥?我让你现场去,你不去,你是个软蛋呀!你不去,我一刀劈了你!」说着他就拎起了一把砍刀。

  看着他那红红的眼球,我相信他会砍过来的。

  「那好,去。

  你也得让我换身衣服换双鞋吧!」我说。

  「好的。

  」不一会他就找来了鞋与衣服。

  这一去就出了事,根据这种关系,警察第一个肯定是怀疑我做的,这案太好破了我得让他们走开。

  我在想咋通知老婆,

  就说:

  「你们先下去,

  我换了衣服就下来。

  」他们下楼後,我就赶紧给老婆打电话,

  一遍丶两遍没人接。

  第三次终於接通了,我告诉她孩子发高烧,

  让她回去

  她说:

  「好的马上就去。

  」我说:

  「不行,立马就去。

  我直接去医院。

  」电话那边可以听出她的慌乱,还有微微的喘息声。

  我想去砍他们,但我不能因小失大。

  坐上中巴,向西郊驶去。

  开到半道,那边盯哨的打电话来说,车开走了,追过去可他们很快的进了市区。

  外甥气得脸色铁青,

  回来的路上他突然说:

  「老舅,

  电话给我用一下。

  」我迟疑了一下,递了过去,他摁了几下,

  说停车。

  下来後,

  他问我为啥给她打电话?我说:

  「我不想出事。

  」他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机给摔了。

  一拳打了过来,我感到脑袋「嗡」的一下,

  脸上就有血液流了下来。

  他是体工队出身,练过散打,一拳接一拳,

  我倒在了地下昏了过去……再醒来时已在医院里了。

  醒来後的我很难受,床边只有我一个侄女趴在那哭。

  看到我醒来,

  她哭着问我:

  「知道谁打的吗?」我说:

  「不知道,

  我不认识他们。

  」她要打电话给她老公让他去报案,我坚决不让,他是警察我不想让他知道。

  只让她给我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在医院里。

  过了会,我老婆赶了过来,一看我躺在那里,

  她哭了问我咋回事?她回去看孩子好好的

  再给我打电话就不通了。

  她又去附近医院找我也没找到,又上街去找,

  担心别出车祸接到电话赶紧就过来了。

  我没说啥,

  只说:

  「今天有人打电话说我爸要带孩子去看病,

  家没人托他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过去。

  我与你说让你先过去,我一会就到的,不想半道被人堵住了,挨了顿胖揍。

  我也不认识人家,也不知道为啥。

  」这夜我们都没说啥,老婆与我侄女一起在床边看护着。

  我看她坐在一边愣愣的发着呆,不知道在想着啥。

  看她那凌乱的头发丶发皱的衣裙,我就像吃了颗苍蝇一样。

  反正我们要离的,不想管她了。

  *老婆向我坦白,并求我原谅*

  第二天我大姐过来看护我,

  我不许他们与家里老人说。

  姐姐眼都哭得通红,我一想,真要出事的话,

  我们家还咋过呀?我不能让亲人为我痛苦。

  老婆下午过来了,炖了汤带过来给我喝。

  下午她也没去上班,在我面前我看到她的电话震动了起来,她没接一连几次她都给挂了但那电话还是固执的在动後来她乾脆给关上了。

  我问:

  「你咋不接电话?」她说:

  「一个打错的。

  上午就与他说打错了,可还打过来。

  」

  对於她的所说我不以为然,昏昏的睡去了。

  一觉醒来,听见老婆在阳台上打着电话,

  她在说:

  「是不是你干的……」听口气她正与人在争吵

  我知道她肯定是与那男的在争执。

  我听出,她认为我的被打与那人有关,认为是他找的人把我给打了。

  我闭上眼,不想让她知道我醒了过来。

  再後来,老婆坐在那里看着我,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看到我睁开眼後,

  问我:

  「你恨我吗?」我没答话,

  她哭了

  说:

  「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我对不起你

  别这样对我好不?我想与你说说话。

  」我看着她一脸的漠然:

  「我爱你,

  别抛下我好吗?我求你了……」

  老婆向我诉说

  以前他只是她的一个客户从没有深交。

  两年前我离开了单位,自个开始创业,可我资金有限,朋友邀我合夥我没钱她在单位挪用了公款告诉我是贷的。

  时间一长,要补上的。

  在这时候,他与老婆交往中得知了,主动拿出钱给她补上了,她很感激他交往得就频繁了最终在他的进攻下发生了男女关系。

  本来她想把钱还给他後就再也不来往的,

  可他的温柔让老婆陷了进去每天都在与她联系让她割舍不了她每天都在自责中生活着。

  「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後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会好好地爱你的求你原谅我好麽?」老婆说着说着哭得更厉害了。

  我该说啥?我真的想哭,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真的眼泪下来了。

  我爱她,可她欺骗了我,我宁愿过着平淡的生活也不愿这样。

  我没理她,接下来的日子我出了院,回到了家,我们开始了分居我也不想理她。

  每天她总是把家收拾好,给我洗好衣服丶做好饭,我仍总是不理她我要离开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回到了父母家,

  她过来哭着求我别离开她:

  「我爱你丶爱这个家,

  别抛下我。

  」我还是不理她。

  过了不久,房子转让给了别人,她只好回了娘家。

  这期间我知道那男人曾找人要干我,可一找人,听说我是三毛的老舅就告诉了他他一听说吓得跑到外地躲了起来。

  他的公司在当地已找不到市场了,我外甥放出话,谁让他接活就废了谁。

  他老婆将家产都把住了,一夜之间卷走所有财产与一个小伙跑了。

  他老婆是在他公司掌管着财务的,很可能早就知道他的事了。

  这都是我一个侄儿後来与我说的。

  *对於深爱的老婆出轨,我自己的一些反省*

  她家里知道後,

  很伤心。

  他爸气得住进了医院,她妈老了很多,接着我们办了离婚。

  没过多久,她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老婆吃了安眠药,我赶紧赶了过去。

  在医院里看到她洗胃时的那种痛苦,我真的好难受。

  在医院的走廊里,

  她妈一下子给我跪了下来:

  「我求你把她领回去吧!她知道错了,

  看在我们俩老的面上你原谅她吧!她爸在家躺着我实在是受不下去了。

  」我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在以後的日子里,我常去他们家看望他们,

  她老爸明显的身体好了起来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我怕他们家真的要家破人亡的,她是独女,

  若有了事父母可咋办呀?现在每到周末我都带着孩子去他们家过我真的怕有什麽闪失她总是在我去时小心翼翼的我真的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该咋过。

  昨一夜没睡好,不是我太寡断了。

  你们知道吗?当我看见孩子与她在一起,

  在她身上爬来爬去地嘻闹着那种无人可代替的情景我能那麽自私吗?我这人不喜欢打打杀杀做每件事不考虑成熟我也不会去做为此也失去过很多。

  儿时爱打爱闹的夥伴,有的吃上了政府饭丶有的走上不归路,我决不会为自个一时的痛快而走上绝路的。

  在老婆离开的日子里,我与她沟通过,谈了很多次,我也反省自个有啥做不到的地方。

  她本身不是个坏女人,她没有那种娇生惯养,

  工作尽职尽责家里能操持。

  当初相爱时,也是爱得要死要活的,给过我很多的帮助。

  想起这些,我心情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种甜蜜的时光。

  结婚後,我对一些往事淡忘了,也忽略了不少对她的爱,虽然我爱她但很少直接对她说「我爱你」总认为那是把马子时说的。

  婚後在一起逛街少了丶游玩少了,少的事情太多了,不像那时一天见不到都在牵挂着。

  没有对她的帮助,只有索取她的爱。

  老婆姣好的容貌丶苗条的身材丶青春的活力,

  加上几年来工作环境造就的气质很容易被那人盯上的正好在一个合适的机会下帮助了她给他造成了接近的机遇。

  老婆与我谈过,一开始她也是提防着他,

  只是一般朋友的接触。

  那人太有耐心了,在他的不断进攻下,加上欠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关系。

  本想还他後就了断的,哪知竟陷了进去。

  那人很会哄女人开心,有些事我说了可能会有人说我白话,还是不说了吧!

  我从没带老婆去过练歌房丶夜总会之类的地方

  总认为那不是女人该去的地方。

  现在想想,没事带带老婆唱唱歌丶跳跳舞是有必要的。

  这些年我也没给予过她什麽,但要求她的太多了。

  我在想,先过一段时间再说吧!这期间多带她走走丶多给她点爱。

  以前,就是闲来没事,也是与朋友们在一起聚会丶与朋友在一起玩,都说老婆太烦总在说自个的烦恼从没考虑过老婆的感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