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友是个骚货
网友是个骚货

我已婚,今年三十,妻子自二年前到外省工作我们分居后,为了不使自己难受,便像工作狂一样天天在忙事做,但还是难受,有时偶尔看黄碟自摸到射精的,前年2 月我学会上QQ了,在网上认识了一女孩,叫宁,谈得很投机,后来我们谈到了性,没想到她与我处境一样,他老公是个小科长,外面有情人,难得与她做次爱,(但她男的不敢和她谈离婚怕别人说闲话)而且她只有28岁,也感到缺乏性特别难受。搜  同同病相怜的我们一下子下走得更近了,网上我们互传送了照片,也通了我违规,举报我!都称对方为老公老婆了,很亲热的,我们都非常想见对方的,交往了三个多月时,我们约好我到她所在的城市去的,她在辽阳,我在沈阳,只有一小时车程的,周六我便去了辽阳。头天晚上想到要见到她了激动得一夜没睡好的。

  第二天上午一到辽阳找了个叫辽化宾馆(我外出联络业务都是网上优惠订房)的便住下,马上给她打我违规,举报我!,她说马上就到的,我在房间里焦急地等待她的到来,想着见面时那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也许就是偷情的美好之处吧,让人永远充满激动,让人永远年轻)终于听到门铃响了,我一拉开门,就看见宁站在门口,穿着裙子,带着微笑的,比照片中的人儿更为可爱,顿时我的小弟弟硬起来了,一把将她拉进来,关住门,抱住她,很自然地吻她,因为我们在网上已经吻过N 次,做爱次了,所以这些动作很自然的,没一丝别扭,衣服极其自然的从身上褪落,没有矫情,没有做作,我们互相依靠对力,相互的寻求对力,给予爱的真谛。

  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们两个人深深的拥吻成一团,舌头和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纠缠着,纠缠着分不清……宁的肌肤好白好嫩,竹笋般的乳房,丰满而又圆厚的屁股,阴毛适中而肥厚的阴户,好美啊。

  宁的呼吸开始变得短急促,胸部更是一上一下的快速跳动,我轻轻的把她放倒在床上,低下头吻着她的乳房,手也开始在她的全身敏感的部位抚弄,轻转。搜  同「嗯……嗯……唔……唔……」她喉咙发出了呻吟声,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大鸡巴,轻轻的来回套弄,我顺着奶头吻下去,到了她那丰满而又色丽的阴户,舌头轻巧的舔着阴唇、阴蒂和阴唇的内侧,宁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搜  同几下,下体更是时而抬高,时而挺送,配合着我的舌攻。我吻到她最敏感的阴蒂,红红的阴蒂,因为过度的兴奋,膨胀而充血,显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

  「嗯……嗯……好美……美……嗯……美死了……嗯……」「嗯……好舒服……好美……嗯……嗯……小屄美死了……」搜  同「嗯……嗯……好爽……嗯……小屄美呀……嗯……嗯……」「好弟弟……嗯……小屄受不了……嗯……受不了……嗯……」小宁她腰愈挺愈快,她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头,臀部不时的往前顶。

  「嗯……好老公……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屄痒死了……求求你……嗯……」「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快用你的鸡巴……嗯……大鸡巴弟弟……快用你的鸡巴搜  同……干我……受不了……」宁的浪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已近于疯狂的地步。

  小屄里的淫水,如梅雨般的时大时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像想夹住什么东西。

  「求求你……我受不了……小屄里面痒死了……呀……受不了……好老公……好丈夫……快用大鸡巴给小屄止痒……「

  事实上,我早已受不了,大鸡巴脤得快要爆裂,不得不赶快找个水桶浸泡一下。

  「滋……」的一声,大鸡巴进入了那丰满而又多水的肉洞里。

  她的小屄不紧,但包容得我的小弟弟很舒服,我时快时慢地抽动,「好老公……大鸡巴……你干得小屄舒服死了……哦……我好舒服……哦……」「好老婆子……哦……哦……你的小屄爽死大鸡巴了……哦……哦……」「啊……大鸡巴才能公……嗯……小屄美死美上天了……嗯……嗯……美呀……我的好老公……我要你干死我……嗯……嗯……干死小屄……嗯……」「哦……哦……小屄包得大鸡巴好舒服……老婆子……大鸡巴爱死你了……」大鸡巴的威猛,在宁的小屄里像是龙之翻腾,鱼之跃水,实在是美极了。

  好久好久没这样痛快地做爱了,我疯狂地抱住她,用力的顶、抽、插、磨。

  宁也真是淫荡到了极点,呐喊嘶叫,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臀部,她的阴户更是不停的向上挺,好像非得把大鸡巴整根完完全全的吃掉才甘心。

  突然宁像是嚎叫的喊出

  「好老公……哦……好弟……快……快呀……用力……哦……快……」「大鸡巴才能公……哦…我的好情人……小屄要升天了……哦……」「好姐姐……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老公……抱紧我……抱紧我……啊……啊……哦……好爽好爽……哦……啊……你烫得我好舒服……哦……哦……老公……我爱你……「因为好久没做了,精水太多了,在二十分钟左右,我射了,她全身擅抖起来了,哦,好爽,我缓缓的翻了一个身,把她搂到了怀里,手不断的轻怃着她。

  「宁,你刚刚有没有舒服,有没有高潮!」

  「好老公,你弄得老婆爽死了,弄得都快升天了。」「老婆,我好久没这样舒服了。」「我也是,我不爱他(她老公),所以做爱也没激情,他的小弟弟也没你大,没你有力量,这是我平生最爽的一次,老公,你真厉害啊休息了一下,我们又洗了个澡,来到床上,我吻上了宁那张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口,玉液生津,我的手正准备打游击,却见她坐了起来。

  她俯下身子,用手扶助大鸡巴的根部,软软的鸡巴,一会儿就像吃大肠香肠般,吞了进去。我妻子从不给我口交,说脏,没想到,她替我做了,好感动的,宁的嘴好烫,她含的好紧,她含得大鸡巴胀了老大。

  「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宁……哦……你含的真棒……含得大鸡巴爽死了……哦……」「我的好情人……哦……好老婆……哦……我痛快死了……哦……」「好老婆……你的嘴巴真好……哦……姐……我会爽死……哦……」过了会儿,宁左手握着大鸡巴,右手扒开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将我的大龟头,对准了自己的小穴洞口,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由於她的小穴已泛滥成灾,一颗如同鸡蛋般的大龟头,已被她的小穴整个吞了进去。

  我一颗大龟头进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从未有的涨满感觉,忍不住的哼着。她娇口中连连喊好,娇躯更是缓缓的往下坐去。我将那颗大龟头将整个穴心,完完全全的顶住,顶得宁子起了阵阵的颤抖,酥麻难忍的叫着。宁被大龟头顶得畅叫着,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动起来,把自已套动得咬牙切齿的淫叫着。我被宁这般的淫叫,那样的淫态,周身神经起了无限的振奋,那根大鸡巴振奋得更加粗大起来。正在努力套动的宁,也感到我的大鸡巴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涨得更美满,把她的穴心顶得更酥更麻。此时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动起来、更加猛力的摇动屁股。她这样大力的套动,这样大力的摇动,把她整个身心像是没有魂似的飞了起来,大声的淫叫淫淫乱叫:「啊,嗯。」我此时感到有一股阴精往自己的大龟头射着,射得整个小穴里湿淋淋的,而且那阵阴精延着桃花源流下,此时的宁出了阴精,已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可我那根涨满难过的大鸡巴,还直挺挺的插在宁的小穴里。

  於是我慢慢地把宁翻转过身来,又开始慢慢地抽动,缓缓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小穴。她只有低声呻吟,就这样一进一出的抽插了大约有一会儿,渐渐地把又骚痒难耐的大声地呻吟起来。听到宁子淫荡的言语,引起我的无限的干劲,更用力地插她。

  「好老公……嗯……这样的干屄,老婆子好舒服……嗯……」「好老公……嗯……小屄好酥好麻……嗯……嗯……我好舒服……嗯……」「嗯……好丈夫……嗯……小屄美死了……嗯……小屄舒服死了……」「好丈夫……好爱人……嗯……我爱死你了……哦……小屄爽死了……嗯……「「嗯……嗯……我快爽死了……嗯……我的小屄美死了……嗯……」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屄里不停的抽插,双手不停的在揉着她的的乳头,「我的好丈夫……嗯……你真会干屄……嗯……干得小屄好美……嗯……」「好鸡巴……哦……我要……啊……啊……快……我要升天了……快……」「快……用力……啊……啊……我要泄了……啊……升天了……哦……我将快爽死了……好丈夫……啊……」我们换着不同的姿势,疯狂地做,由于我先前已经射过一次,所以这次时间久一些,我不停的插着,「大鸡巴哥哥……用力的干……插烂小屄……干烂小屄……大力。」「好浪屄……哦……我会干死你……我会的……哦……」「快一点……哦……用力……哦……用力……」同「哦……我爽死了……哦……我美死了……哦……哦……」「好汉子……好情郎……我爱死你了……哦……哦……」「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带出了阵阵的响声,淫水早已浸湿了我们的阴毛,对她,我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她搞得半死不活,淫声四起,床铺更是摇摇作响,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骛人。

  「好鸡巴……你干我……哦……我快疯了……好久没这么爽……」「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哦……你的屁股快扭……快动……哦……哦……快扭……」「好老公……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过了不知道多久(大约有一小时多),宁让我插的已经不出声了只有低低的「恩」「恩」身。这时我也快不行了于是我她说:「我射了啊。」她早已说不出话,只是还发出「恩」「恩」的声音。「我不行了」我大叫一声,便开始大量的喷出精液,我一共射了四股,才缓缓停下来。

  休息了下后,我们一起洗了澡,出去吃了饭,回到宾馆,由于昨晚想到与宁见面而没睡好,加之刚才的大战,我感到有点累,她也说从来没做这么久,累了,我们更相互拥抱着睡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已近3 点多了,看着身旁的宁,依然是睡得那么香甜,沈稳。

  我用手撑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宁,她那美好的脸蛋,白里透红的皮肤,可说是吹弹欲破,凝脂如玉,我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上她的脸颊,吻上她的鼻尖,并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突然宁一把勾住我的头。自动的献上香唇香舌,于是我又倒下压在她的身上,肌肤的磨擦,手的爱抚,又激起我们的欲念。

  「老婆,我又要你了,!」

  「嘻酃,你真是急性子,色鬼。」

  「老婆,你先在上面套弄我,好不好?」

  「好啊,我最喜欢在上面弄的。」

  宁跨上我的大鸡巴,只见她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慢慢的张开阴户坐了下来。

  「啊……啊……老公……你的大鸡巴好大烫……烫得小屄好温暖。」我也在下面配合地顶着她  「啊……啊……怎么大鸡巴每下都顶到花心……啊……我要美死了……「「嗯……嗯……我好美……哦……好舒服……嗯……嗯……」「哦……哦……老婆子……屁股要转几下……哦……」「嗯……好舒服……老公……我的小屄好舒服……嗯……」我看宁,此刻已是淫娃,我的双手也伸向她那挺立如竹笋般的奶子。

  「嗯……嗯……怎么会是这么舒服……嗯……怎么会是这么美……嗯……」「大鸡巴老公……嗯……小屄美死了……嗯……」「嗯……我太舒服……哦……小屄爽死了……嗯……」搜  同「好情人……我的心肝……妹妹的屄痛快死了……嗯……嗯……」搜  同「嗯……好……你真会干屄……小屄会美死……嗯……」在下面的我,一面挺送着大鸡巴,配合着宁的套弄,我的手不时的给予她的乳房轻捏或重压,以增加刺激她的快感。

  「嗯……哦……我舒服死了……哦……小屄太爽了……嗯……」「姐……哦……老婆……大鸡巴让小屄夹得好痛快……哦……好痛快……」「嗯……我的爱人……我永远爱你……嗯……嗯……小屄快要美死了……」「大鸡巴老公……你快点动……哦……动快……一点……哦……小屄……」「啊……小屄要泄了……小屄……啊……啊……小屄升天了……啊……啊:

  「好舒服……哦……小屄好爽……哦……好哥哥……哦……妹妹泄了……嗯……」「你再多套几下……哦……等会儿……我们再换个姿势……哦……」「好亲亲……你真行……老婆子服了你……老婆子爱死你……哦……」「老婆,你下来……下来嘛……」「老婆,你躺着,背朝着我,让我手伸过去,好把脚抬起来。」「老婆,这个姿势,你满意吗,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哦……好老公……老婆又开始舒服了……又开始痛快……哦……」搜  同「我好像腾云驾雾……又舒服又过瘾……嗯……嗯……」「大鸡巴老公……哦……哦……我好爽好爽……嗯……」这种背后侧交的姿势,最让女人舒服了,手不但可以扣弄着乳房,而且也可以撩挖阴蒂,大鸡巴进出抽插,直接由两瓣阴唇紧紧的夹着,紧紧的磨擦,女人当然好不快感了,好不舒服。宁子当然也不例外。

  「老公……你的鸡巴真够力……干得小屄美上天了……哦……嗯……」「好骚屄……哦……大鸡巴被小屄夹的好舒服……叹死了……哦……」嗯……快一点……哦……快……我又要……哦……快……」「姐……哦……你要等我……等我……哦……」「炯……好老公……啊……爽……爽死了……咧……我升天了……」「好哥哥……小屄要升天了……啊……小屄升天了……啊……升天了……」她拚命的抖,不住的打着寒噤,阴精就像水龙头,「哗……」地流不停。

  紧包着大鸡巴的阴户,随着大鸡巴的一进一出,淫水一阵一阵向往外流,顺着大腿内侧,肉缝里,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这一阵的猛干屄,已把她干得魂不守舍,搞不清自己的名和姓。

  大鸡巴又是一阵子的抽插,她似乎有点累了。

  「好情人,我们停一下,小屄再让你干个饱,插个过瘾。」我们休息了一会,我到床边,抱着她然后站起来,她抱着我的颈,这样我捧着她屁股一下一上,不走路的,因为这样可以大力磨擦她的阴蒂,所以特别舒服,「嗯……好哥哥……嗯……你真会干小屄……干的小屄美死了……」「好浪屄……哦……好老婆……大鸡巴会干死你……插穿你……」「嗯……嗯……你大力的干小屄吧……哦……插死小屄……」「好情人……嗯……好老公……你快用力……小屄要让你干死……」搜  同这样过了十来分钟,有点吃不消了,(因为这样抱着她需很大的劲,她说她老公根本不可能这样做的)我放下来将她腿放在肩上,开始用力大干了大鸡巴整根提出来,猛一用力,「滋」的一声,插了进去。每次一根到底,一次一根全部提出,屁股也顺便扭一下让大鸡巴头在花心磨一圈。我这种干屄撞击法,刚开始,任何女人是绝对受不了,可是中途以后,她会被强大的力量所征服,所融化,她会更爽更痛快。

  「哼……哼……好老公……现在我好舒服……好美……哼……」搜  同「哼……嗯……小屄痛快死了……哼……嗯……痛快死了……哼……」「哼……好老公……你太会干屄…你太厉害了职…喃……嗯……我好美……嗯……「卜滋滋如鱼吃水声,呻吟声粗喘声汇成一曲美妙的淫乐,我们像两座火山隐隐要爆发了,天在动地在动,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像暴风像烈雨万涛裂岸风狂雨骤。宁子兴奋的几乎昏过去,嘘嘘娇喘着,同时发出撩人心弦的呻吟,在半昏迷状态下,她娇躯抖得厉害,由於原始的需要像蛇一样的扭动。她的灵魂儿像漂浮在太空中,飘搜  同啊飘啊欲仙欲死如历仙境,她颤抖着声声娇哼。

  「啊……老公……太美了啊……要上天了……不行……啊……要死了……啊……啊……又丢了……丢了……唔……」只见她猛的阴户一抛猛顶,在涌出大量阴精之後手足松软了。

  数次出精后她整个人瘫痪了,像死蛇一样软绵绵瘫在床铺上,一动也不动了。搜  同我的大龟头被热精一浇,马眼一阵阵奇痒彻骨,忍不住精关一松,「卜卜卜」大龟头一阵跳跃,一阵浓浓热阳精也冲进宁了子宫里。这一次我们足足近二个小时,她五点钟要去接小孩回家搜  同的,晚上不便出来的,第二天白天我们就做了好几次,下午便坐车回来了,我们之后每隔一个月左右就遇一两次,都觉得好幸福的,可好景不长,上个月他老公调到朝阳(离沈阳要四个多小时距离)当处长去了,我们最近的见面机会就少了,因为那里太远了,只能网上安慰对方了。

  全文完